最新域名 www.sewo999.com 网址发布导航 www.2011ks.com

【齐人之福】【作者:春之望】【21-23完】

加载中

2016/6/19发表于第一会所

  21征服4

  这次,罗素娟用心了许多,不停的用舌头围着龟头打转,马眼更是受到她的重点照顾,时不时就像婴儿吸奶似的,用舌头抵在马眼上吮吸,还不停的用手套弄阴茎和抚慰睾丸,虽然只是动作还是不够熟练,但孙涛看得出,她在努力的想要讨好自己,如此这般高强度的弄了几分钟后,罗素娟渐觉体力不支,下巴酸麻,口水完全不受控制的大量分泌,沿着嘴角不断的往外流,只好请求休息一会,孙涛看她香汗淋漓心生爱怜便准了,让她趴着休息,好方便自己玩弄垂涎已久丰腴的丝袜肉臀。

  罗素娟乖巧的翻过身趴在床上,双手垫在下巴处,把肥圆的肉臀完全开放给小丈夫,因为坚持长期跳舞和做爬山之类的有氧运动,罗素娟的屁股不仅臀肥肉软,而且还保持了相当大的弹性,十指猛地一抓,指头便深深的陷进了绵软的臀肉里,但十指拿开后,臀肉便迅速恢复原样,只留下十根微微泛红的淡淡指痕,而且是被连裤袜紧紧裹住的时候,看上去依旧十分的挺翘,虽然比她的孙女刘菲菲还有所不如,但刘菲菲的屁股也没有祖母的丰腴肥软,祖孙俩的屁股各自代表了不同年龄的女人所能拥有的极致,各有各的美,各有各的秒,都是那么的令人爱不释手,流连忘返。

  随着孙涛的魔手不停的在自己的屁股上摸捏揉按,舒服的罗素娟忍不住低声欢吟起来,在女人呻吟声的刺激下,孙涛逐渐加大了力道,一手一个捏住女人诱人的大屁股瓣,疯狂的揉捏起来,隔着一层薄薄的连裤袜,在罗素娟的肉臀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红晕难消的指痕。

  在疼痛和兴奋的双重刺激下,罗素娟的心理底线被再一次拉低,当孙涛用手指沿着她的臀沟一路划动到女人最隐秘的两腿之间后,罗素娟不仅没有害羞的夹紧双腿,反而主动张开了一道缺口,让孙涛作怪的手指隔着湿漉漉的丝袜和内裤,抚摸起自己的阴部来。

  随着抚摸的力道越来越重,孙涛便把手指沿着阴道口往里推,被内裤和丝袜在自己最敏感的外阴唇上来回摩擦,罗素娟简直要疯掉了,在无边无际的欲望催动下,罗素娟放下所有的矜持和尊严,用婉转的呻吟哀求着孙涛不要再玩自己了,赶紧把他的大鸡巴捅进来,就算被大鸡巴捅死也心甘情愿。

  孙涛闻言不禁笑了,他一边努力安抚住罗素娟几乎崩溃的情绪,一边继续按照计划低下头,把鼻子凑到女人屁股沟里,深深的嗅着混杂了淡淡异味的体香,然后伸出舌头在她的臀沟里来回舔弄起来,耳边只听罗素娟被刺激的啊啊乱叫,手心里的臀肉也似乎变紧了许多,似乎有了要高潮的征兆,因为调教的过程出奇的顺利,而且孙涛也不想把这个女人给逼疯了,感觉是该给她点甜头尝尝做奖励,便没有如之前计划中设想的那般,在罗素娟快高潮的时候中断刺激,而是愈发用力揉捏罗素娟软中带硬的臀肉,同时略显疯狂的用牙齿硬生生的咬破了连裤袜的裆部,用舌头抵住湿漉漉的内裤裤裆,使劲往里面抵。

  一种从未有过的疯狂快感,飞快的从下阴散布到全身,罗素娟被刺激的不光是臀部肌肉收紧,连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部分都仿佛开始抽搐起来,每一根脚趾都蜷缩了起来,绷得紧紧的,她从来没想过,原来做爱竟是这样快活的一件事,还没插进去就已经有了从未有过的快感,如果不是碰到了孙涛这个小冤家,自己简直算是白来这世上走一遭了。

  在孙涛的默许下,罗素娟高潮了,臀部的肥肉仿佛装了马达一般连连颤抖,淫水完全不受控制的从阴道里往外疯狂喷涌,沿着她的大腿流到床单上,弄得她胯下洁白的床单如同被小儿尿床一般,形成了偌大一团淫靡的水渍。

  好半晌,罗素娟才从高潮后的失神中回过神来,她努力的转头看了看依旧在与自己屁股奋战的孙涛,面上不禁露出了混杂着欢喜、羞涩、尴尬的复杂表情,想到自己今晚与少年的疯狂,她的心里不禁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负罪感,但她却并不害怕或者说讨厌这种负罪感,在疯狂情绪的催动下,负罪感让循规蹈矩生活了一辈子的罗素娟有种报复的快感,在她五十五 年的生涯中,基本上都是为了他人而活,现在丈夫死了,儿女也长大了,虽然衣食无忧,但生活却死水一潭,每天都在重复昨天的日子,浑身散发着腐烂的气息,一想到以后的每一天都要过这样的生活,罗素娟简直都要疯了,她内心迫切的想要寻找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活,哪怕这种生活只是能持续一天,甚至一秒都是好的,只是她始终找不到机会和勇气,勇敢的踏出找寻的第一步。

  与孙涛的孽缘,不仅彻底摧毁了扎根在罗素娟心中几十年的做人信条,也毁了她曾经最珍视的一切,名誉、声望、子女、家庭,这些以前她无比看重的东西,在快乐面前显得是那么的脆弱,前半生,她为别人付出了太多,以致完全失去了自我,现在,在孙涛的帮助下,罗素娟感觉自己终于找回了身为一个女人的自我,孙涛亲手为她推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当高潮来袭时,她的双脚彻底踏上了新世界的土地,在这一刻,她永远也无法回头了,也不想回头了,她只想用尽人生中最后的热情,与心爱的人彻彻底底的疯狂一回。

  流着喜悦的泪水,罗素娟痴痴的看着这个比自己足足小了四十 岁,却给了自己新生的少年,心中的感激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这一刻,她仿佛回到了十四五 岁时的怀春年纪,正与心爱的哥哥共同沉醉于偷尝禁果的刺激与甜美中,原本被欲望催动而违心喊出的哥哥,此刻却变得心甘情愿,甚至是迫不及待。

  当孙涛有些诧异的看到罗素娟一边流着泪,一边喊着哥哥,激动的扑进自己怀里时,一下子没弄明白什么事引得她如此激动,但面对女人主动的投怀送抱,他也懒得去深究了,此时的罗素娟,就像是那即将凋零的花儿一般,猛然间又再次绽放开来,在这生命的最后一次绽放中,花儿爆发出了蕴藏在最深处的生命力量,把自己绽放的无比娇艳。

  在孙涛此刻的眼中,罗素娟比他想象中的任何时刻都无比惊艳,美的毫无做作,通透自然,虽然她的外表还是之前的外表,但是整个人的精神完全不一样了,之前她的年轻只是外表的相对年轻,精神上还是暮气深沉,但现在,在她的身上,命运的时钟仿佛一下子倒拨了四十年,皮囊还是那个皮囊,但灵魂却变成了怀春的花季少女,眉眼间的一颦一笑,无不荡漾着少女所特有的清纯与妩媚,与她成熟美艳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成熟与青春这两种迥然的气质在她的身上实现了完美的融合,不仅不显突兀,反而让人深深为之倾倒,欲罢不能。

  看着怀中如此神奇的尤物,孙涛彻底动心了,原本一直高高在上,主导全局的他终于不可避免的陷了进去,当罗素娟用娇羞迷离的眼神痴望着自己,微微轻启朱唇,说出哥哥我爱你的时候,他更是发疯了似的搂住她疯狂的亲吻起来。

  罗素娟也一脸幸福的紧紧偎依在孙涛的怀里,激动的与心爱的少年接吻,此刻,她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五十五 岁的老妇人,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是三个孙子的奶奶,她只知道自己现在是个迫切需要哥哥呵护的妹妹,是个渴求爱人占有的怀春少女。

  22征服5

  两人这般忘情的不知亲吻了多久,好半晌,孙涛才恋恋不舍放开被自己吻的气喘吁吁的罗素娟,只见她红唇微张,媚眼如丝,鬓乱发斜,眉梢眼角间俱散发出浓郁的春潮气息,仅有的几道鱼尾纹,不仅没有丝毫破坏美感,反而更增添了几分年轻女孩所无法企及的成熟韵味。

  孙涛得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正是他不断的通过潜移默化的影响,终于把保守本分的罗素娟改造成了自己心目中近乎完美的性感女神,而且这个成熟的性感女神,从此以后将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他可以尽情的占有女神美丽的身躯,支配女神乖顺的意志,享受女神无私的宠爱,幻想起未来的美好生活,孙涛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

  正偎依在孙涛的怀里,享受他怀抱里温暖的罗素娟见状好奇的问他为何笑的这么开心,孙涛便一边大力的揉捏着掌心中丰腴的奶子,让圆滚滚的奶子在指缝间不停的变换出各种形状,一边告诉她,因为想到自己将来可以永远和她一起生活,所以特别开心。

  罗素娟闻言心中也是十分欢喜,爱怜的捧起孙涛的脸颊亲吻着他的嘴唇说,自己也非常期待能和他长相厮守,同时也不禁生出感慨,为什么孙涛不能早生几十年,如果能早点遇到他,哪怕是舍夫弃子,自己也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跟他走。

  孙涛听了便感动的回吻她说,现在还不算晚,在自己的心里,罗素娟不管多大的年纪,都是自己最爱的小妹 妹。

  这句话说的罗素娟既感动又害羞,让她暂时忘却了两人的年龄差距,凝视着孙涛的眼神变得轻快而又明亮,仿佛是个初尝情爱滋味的少女一般,用喜悦和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哥哥。

  当罗素娟再次情不自禁的唤起哥哥,求孙涛不要再让自己忍受欲火的煎熬,渴求他完全征服自己后,孙涛没有再拒绝她,因为调教的过程出奇的顺利,罗素娟已经顺从的接受了母亲、妻子和妹妹的三重身份,完全实现了孙涛之前对她的设想,所以没有理由再让罗素娟和自己忍受煎熬了,他现在只想立刻提枪上马,把强忍到快要炸裂的鸡巴痛快的塞进熟女火热的阴道里抽插发泄。

  孙涛将手沿着罗素娟的身体往下摸,当摸到女人的内裤时,突然临时起意,坏笑着将罗素娟那条普普通通的三角内裤向臀沟中收拢,硬是将其变成了丁字裤,然后使劲向上提,用布条紧紧的勒住罗素娟的下阴,像拉大锯似的来回拉扯,敏感的下阴受到如此剧烈的摩擦,弄得罗素娟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了,她不自觉地在少年的提拉下高高撅起肉臀,上面的肥肉也不受控制的连连颤抖。

  如此这般弄了几十下,把罗素娟弄得娇喘不断,就在似乎要到高潮的时候,孙涛故伎重演,突然松开内裤,快感顿时大减,弄得罗素娟心底瞬间空落落,眼神中满是哀怨,孙涛见状哈哈大笑,伸手彻底的将已经被自己粗暴的蹂躏成露臀裤袜的连裤袜从罗素娟的腰间扯掉,然后霸道的将手探进罗素娟白色的纯棉内裤里,经过一丛茂密的黑色芦苇洗礼后,他径直用手掌捂住了女人湿淋淋的阴户,随着他的中指在阴唇上的来回挑弄,饥渴了许久的罗素娟立马开始呻吟起来,而且当中指在淫水的润滑下,往阴道里越捅越深后,阵阵强烈的快感更是让罗素娟娇躯乱颤,双腿下意识的紧紧夹住那只作怪的手掌不住的摩擦,那饥渴的骚媚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头发情的母畜,眼神中没有半分智慧的光芒,只剩下对欲望似乎无穷无尽的渴求。

  随着孙涛的第二根、第三根手指陆续插入阴道,罗素娟逐渐感觉到一种奇特的满足感,虽然还没有真个儿被爱人的鸡巴插入,但是仅靠现在这种程度的刺激,便已经大大缓解了罗素娟心底的饥渴,对于手淫,罗素娟并不陌生,丈夫去世后的这几年,为了排解晚间的寂寞,一向视手淫而恶心的罗素娟,不得不用这种方式解决生理上的饥渴,可是自己的手跟别人的手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以往每次都需要至少手淫十几分钟才能有感觉,但今天,在孙涛的第三根手指插入阴道后,罗素娟就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快意涌动,这种感觉远比她自己手淫要来的猛烈的多,甚至比之前被孙涛把玩屁股时的快感还要猛烈。

  于是,毫无悬念的,罗素娟人生中的第二次高潮交给了孙涛的手指,当孙涛拔出湿淋淋的手掌送到正喘着粗气,享受着高潮余韵的罗素娟的嘴边时,熟知爱人心意的她只是娇媚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便乖乖的伸出舌头,舔弄着孙涛指间所沾染的淫水,末了,还学者孙涛帮自己舔脚趾头的样子,把孙涛的每根手指都单独含进嘴里吮吸了一遍,然后才捧着他的手托着自己的脸颊,讨好的问孙涛,自己是不是很乖很听话,在得到孙涛满意的答复后,罗素娟开心的搂住孙涛的脖子,一边亲昵的吻着他的嘴角,一边害羞的说,自己会永远做他最听话的乖妹妹。

  孙涛哪里受得了罗素娟这种少女般的撒娇,没等她继续往下说,便急匆匆的让她帮自己口交,他已经到了兴奋的临界点,如果这时插进罗素娟的阴道里,恐怕用不着抽插就能射出来,时间太短有些丢人,所以打算先在罗素娟的嘴里来上一发。

  见孙涛猴急的样子,罗素娟不由开心的笑了起来,对自己的年龄心有芥蒂的她,喜欢看到孙涛为自己痴狂的样子,那样就表示自己对孙涛而言,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虽然孙涛已经再三保证不会抛弃自己,但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罗素娟却不敢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孙涛的保证上,她怕一旦两人之间的激情褪去,孙涛便会厌恶彻底老去的自己,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在受到伤害之前主动离开,可是爱情就犹如毒品一般,一旦碰触就难以戒除,一想到日后没有孙涛陪伴的日子,罗素娟心痛的仿佛心脏都要裂开了似的,所以她才会接受了孙涛加在自己身上的母亲身份,如果激情褪去后,能以母亲的身份继续留在孙涛的身边,日日看着他也足以慰籍。

  罗素娟已然打定了主意,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孙涛不厌烦,自己便永远做他乖巧听话的妹妹,不管他有什么需求,都一定竭尽所能的满足他,让激情尽可能的多延长些日子,多享受一些与爱人共沐爱河的欢愉。

  所以,当孙涛告诉自己,想在正式做爱前,先在她的嘴里射一回精后,罗素娟虽然面露羞涩,但心中却十分欢喜,曾几何时,她从未想过会让一个男人,把他的鸡巴含在自己嘴巴里,但是现在,她却恨不得以后的每一天,孙涛都要自己帮他含鸡巴,唯有被需要才永远都不会被抛弃,这个到底罗素娟还是懂的。

  轻轻的在孙涛的嘴角边吻了一下,罗素娟带着妩媚的笑容,俯下身子含住龟头,由缓到急的耸动起头部,吞吐起少年火热的阳具来,虽然她的动作还不是很熟练,但孙涛却可以感觉得出罗素娟的用心和体贴,为了让自己舒服,她的舌头几乎就没有停过,一直缠绕在龟头上舔弄马眼和附近的沟壑,吞吐间,牙齿一次也没有从唇间滑落,只是她的嘴唇比较单薄,达不到嘴唇丰盈的女人可以嘴变肉屄的效果,不过能做到现在这种程度,孙涛已经很满足了,已经到了临界点他,在经过罗素娟一分钟左右的口舌侍奉后,射精的欲望已经无法遏制。

  孙涛扶着罗素娟的脑袋,告诉她自己要射精了,罗素娟含着半根肉棒费劲的点点头,丝毫没有吐出肉棒的意思,孙涛见状便笑着问她,是不是想让自己在她的嘴里射精,罗素娟又点点头,孙涛便哈哈大笑,捏了捏她鼓起的双颊,笑骂她是个淫贱的妈妈,居然要吃自己儿子的精液,弄得罗素娟好不尴尬,一脸哀怨的抬眼望向孙涛,孙涛便抱着她的头笑称,自己喜欢她这样淫贱的妈妈,不仅要把精液射进她上面的嘴里,待会还要射进她下面的嘴里,以后的每一天都要这么做,让罗素娟成为专吃自己精液的骚妈妈、贱母狗。

  孙涛的每一句话都仿佛重锤一般,重重的砸在罗素娟的心里,把她坚守了几十年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敲击的粉碎,虽然有些生气他说自己是贱母狗,但是想想自己现在赤身裸体,四肢趴伏帮爱人口交的样子,不正像一头发情的母狗嘛,于是便也释然了,心中暗想,只要能与孙涛长相厮守,贱母狗就贱母狗呗,反正又没别人知道,甚至一想到自己人前是受人尊敬的广场舞领舞罗老师,人后却是被十五 岁的少年老公肆意奸淫的贱母狗,两种角色的巨大差异,让罗素娟的心里有种被虐的快感,兴奋的她下体又开始湿润了起来,从被鸡巴塞满的嘴巴里不住的发出含含糊糊的呻吟。

  察觉到老熟妇的兴奋后,孙涛这才放下心,如果罗素娟刚刚表示出任何的反感,他都会尊重对方的意见,毕竟他才把罗素娟搞上手,有点不合拍也是正常的,却没想到,罗素娟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惊喜,居然被调教的如此乖顺听话,看来以后从她的身上还可以挖出不少潜力,没准真能被自己调教出个极品尤物来,怀着对未来的畅想,孙涛扶着罗素娟的脑袋,努力把鸡巴往更深处插进去,准备射精。

  罗素娟知道孙涛要射精了,她一边强忍着呕吐反应,一边加速套弄露在嘴巴外面的肉棒,对睾丸的刺激也一刻未停,十几秒后,她模模糊糊的感觉到抵在嗓子眼的龟头似乎涨大了许多,然后一道接着一道的,带着温热的液体径直冲击在喉咙壁上,虽然罗素娟急切的想要将堵在喉管里的精液吞下去,但奈何孙涛射的又急又猛,而她又是初次为男人口爆吞精,手忙脚乱之下,大量的精液不仅没有被吞进腹中,反而涌入气管,呛得她一阵呼吸急促,连忙吐出龟头,趴在床沿上咳嗽不止,不仅眼泪鼻涕流出来了,甚至连精液都从她的鼻孔里往外翻涌,弄得罗素娟好不狼狈。

  23征服6

  孙涛见状是又好笑又心疼,连忙搂着罗素娟轻抚安慰,罗素娟却自觉丢人,捂着脸羞于见他,但还是被孙涛掰开手掌,用纸巾擦去她脸上的污秽,并告诉她,她做的很棒,自己射精也射的很爽,第一次出点意外也很正常,让她不要为此介怀,如果她还是觉得难堪的话,以后自己就不在她的嘴巴里射精了。

  见孙涛不仅没有责怪自己搞砸了事情,反而柔声安慰自己,罗素娟惴惴不安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用带着歉意的眼神,羞赧的看着孙涛,感动的对他说,自己下次一定不会再像刚刚那样丢人了,并表示自己很喜欢哥哥在自己嘴里射精的感觉,如果哥哥不嫌弃自己笨拙,以后就多在自己的嘴里射精。

  孙涛闻言得意的哈哈大笑,点头说以后一定每天都用精液喂饱骚妹妹的上下两张嘴,羞得罗素娟老脸通红,把头深深的埋进少年的臂弯里,只盼将来真能过上如孙涛所说的那般羞人的日子。

  因为这个小意外,罗素娟的身上也沾上了不少污秽,加行两人调情弄了太久的时间,兴奋之下连番出汗,虽然有空调却也无济于事,身体粘嗒嗒的有些难受,便携手下了床,走进卫生间,打算先洗个香艳的鸳鸯浴后再行男女敦伦之事。

  只是景区的宾馆不仅房间的面积不大,卫生间也比较小,别说浴缸了,两个人站在里面都有点嫌挤,但正恋奸情热的两人,谁也不想离开对方片刻,便相拥在一起洗漱,在洗脸台上的上方,有一面布洛克风格装饰的洗漱镜,当罗素娟忙着给孙涛挤牙膏时,孙涛则站在她的身后,看着镜中的美貌妇人,挤压揉弄她的乳房,当罗素娟将挤好牙膏的牙刷递给他时,孙涛便笑着示意她望向镜中的自己,一直因害羞不敢朝镜子中看的罗素娟只好望了过去,一望之下,顿时满脸红霞,羞得连脖颈都红透了,只见镜中倒映的是一个云鬓纷乱,杏眼桃腮的美貌妇人,只是这妇人半身赤裸,被一个年轻俊美的少年从后方抱在怀里,狎玩她胸前鼓胀饱满的一双巨乳。

  如果不是对自己的五官十分熟悉,罗素娟简直不敢相信镜中的那个看起来似乎只有三十多岁,满脸荡漾着春情的美貌少妇竟会是自己,印象中的自己从来都是端庄得体的规矩模样,哪里想到,原来与喜欢的人厮守时,自己会是如此的春意盎然,妩媚多娇。

  孙涛见罗素娟怔怔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便咬着她的耳垂笑着说,妈,你看你自己有多漂亮,美的简直可以令女人嫉妒,令男人发狂,罗素娟闻言,羞涩的说自己哪里那么美,都已经半脚入土的老太婆了,孙涛便大力的揉捏着她的奶子安慰她,说她哪里有半点像老太婆,谁家的老太婆会有她这么挺拔的奶子,谁家的老太婆会有她这么白嫩的肌肤,谁家的老太婆会有她这么美丽的容颜,如果她还是坚持觉得自己是老太婆的话,那自己就爱她这样的老太婆,而且会永远一直的爱下去。

  罗素娟被孙涛张嘴即来的情话说得情难自已,用最深情的眼神与镜中的少年对视,听着耳畔那甜死人不偿命的暖心情话,罗素娟感到整颗心都仿佛要被这甜蜜的爱恋给彻底融化了。

  在孙涛的不断痴缠下,两人足足花了小十分钟才刷好牙,在孙涛的要求下,罗素娟脱掉了身上的最后一层束缚,内裤和破烂的裤袜,把自己茂密的黑森林彻底暴露在孙涛的眼前,虽然被孙涛注视的目光看得有些害羞,但罗素娟却并未试图遮掩,而是大大方方的对孙涛说,以后自己就是他的人了,不用这么色急,只要他想看,随时都可以,等两人洗完澡,自己躺在床上随便他怎么看。

  见罗素娟这么说,孙涛也不好意思再盯着女人的私处不动,将她抱进怀里,宠溺的赞美她全身上下都无比的美丽,罗素娟闻言自然是露出开心的笑容,殷勤的拉着他的手,让孙涛坐在马桶盖上,说从今晚起,就要好好的服侍他。

  孙涛自然乐得看见罗素娟的主动,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来,罗素娟先用热水喷头将孙涛的头发打湿,然后抹上洗发露站在孙涛的面前给他洗起头发来,因为罗素娟的身材比较娇小,身高只有152公分,所以孙涛上身立直后,嘴唇正好能碰到罗素娟的胸口,他便毫不犹豫的吮咬住乳峰上的凸起,含在嘴里舔嗦起来。

  罗素娟见状只是宠溺的冲着孙涛笑了笑,开玩笑的说他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喜欢玩妈妈的奶子,真是不知羞,却不料这话正好说到了孙涛的心坎上,仿佛自己与罗素娟真是亲母子一般,吮着她的奶头含含糊糊的说自己就喜欢妈妈的奶子,不光现在要吸奶子,以后更是每天都要,罗素娟闻言满心欢喜的继续手上的工作,宠溺的说只要孙涛不嫌弃自己胸部下垂,以后随时都可以玩自己的奶子,快活的孙涛大力揉捏着罗素娟绵软的臀肉,咬着奶头欢呼谢谢妈妈,那言语间透露出的无比亲昵,把罗素娟欢喜的眼角眉梢都带着浓浓的慈祥喜意,如果不是她此刻赤身裸体太没说服力,不然任谁看到她此刻现在的模样,都会认定罗素娟是孙涛的亲生母亲,因为那种宠溺呵护的眼神,只有面对自己亲生骨肉的时候才可能有。

  等头发洗完后,罗素娟见孙涛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只是一脸惬意的伏在自己胸口舔玩自己的奶子,不禁心底感到有些好笑,自己的奶子有这么大魔力吗?

  同时也暗自庆幸,前两年没有去医院做缩胸手术,当是正值更年期的罗素娟因胸部太大给生活和跳舞带来诸多不便所烦躁,冲动的时候很想去做缩胸手术,但最终因为不好意思才放弃了这个念头,也幸好自己没那么做,不然可就缺少了一个吸引孙涛的地方。

  既然孙涛不松口,罗素娟便也不催他,十分好性子的偎依在孙涛的身侧,把孙涛的头搂在怀里,宠溺的抚摸着他湿漉漉的头发,让他过足瘾后才继续拿起肥皂帮他清理起来。

  当肥皂打到少年胯下时,罗素娟也不避讳,笑吟吟的用沾满了肥皂水的手在棒身上来回套弄,还把包皮翻开仔细的清洗龟头两侧的沟壑,弄得孙涛原本就硬胀的鸡巴变得更加硬直,看得罗素娟下体阴道内一阵抽搐,酥酥麻麻的瘙痒感从内而外缓缓渗出,直恨不得现在就翻身骑在孙涛的胯间,用这根可爱的大家伙好好解解心中的饥渴。

  听见罗素娟的呼吸越来越重,而且手也一个劲套弄自己的鸡巴不拿开,孙涛心知肚明的笑起来,伸手探进罗素娟的胯下,揉捏着她湿漉漉的大阴唇,笑着对她说,让她再稍微忍一会,等洗完澡,一定会好好的用自己的大鸡巴肏肿她的骚屄。

  罗素娟被孙涛的流氓话弄的羞涩不语,调情般的在少年的胸口捶了两下,却被孙涛将手箍住拉进怀里痛吻,吻完后一边揉着女人的屁股,一边问她是不是不想被自己肏,罗素娟的脸颊顿时红的跟猴屁股似的,有心不答但又知道孙涛的流氓秉性,这下流胚子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只好红着脸蛋,娇羞的摇摇头,孙涛便又问她,是不是想被自己肏,罗素娟又害羞的点点头,孙涛见状不悦的在女人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一巴掌,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告诉罗素娟,回答问题要说出来,不然就要接受打屁屁的惩罚。

  罗素娟委屈的撅起嘴唇点点头,却又因为没有说话回答,屁股再次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有种想哭的委屈,但却没有丝毫生气的心思,在和孙涛接吻的时候,她已经把心态从母亲调整成了妹妹,虽然屁股被哥哥打得有点疼,但是既然能让疼爱的哥哥舍得打自己,那就一定是自己的错。

  【完】

???????? 字节18368[ 此帖被春漿花月在2016-06-19 18:28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