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 www.sewo999.com 网址发布导航 www.2011ks.com

【占有同学和她母亲的玉足】【作者:不详】【完】

加载中

高 二下学期,班上来了一位插班的女生,她的名字叫王琳儿,长的清秀可人,一条长辫子披在身后,好迷人的一位女生,所有的男生都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同桌,可惜自已都有同桌。班主任指了一下我旁边的一个空坐位说:「王琳儿,你就坐到方宁那里吧。」哈哈哈,真是美死我了。

  于是,王琳儿就成了我的同桌。王琳儿乌黑的发辫,个子苗条,-副很聪慧的表情。我首先介绍了自己,我说我叫方宁,很高兴认识你。

  王琳儿露出笑容,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喜欢叫琳儿,她的神情中透着一种忧伤,有时会情不自禁向窗外望去,我开玩笑地说是不是喜欢班上哪个男生了。

  琳儿很认真地辩解说,不是这样的。期末考试,我和琳儿都考入了年级前十名。

  琳儿性格活泼可爱,我和她经常放学一块回家,我们彼此都走一个方向。

  一次,琳儿穿长跟鞋,不小心扭了脚,我赶紧扶她作在路边花池的台子上,脱下她的高跟鞋,给她按摸,琳儿穿了一双水晶袜,可爱的小玉足包裹在晶莹剔透的丝袜里相当诱人,我把她的小脚放在手心里按摸良久,不舍的放下,最后琳儿都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说:「好了,好了,不疼了,谢谢你啦。」一直到了晚上我还回味着琳儿小脚丫的味道,真是让我迷恋,我心里动了要占有琳儿的念头。

  好欣赏琳儿体育课换球鞋的样子,长发披在前,玉足轻露,你穿多大码的鞋呀,有一回我问她,噢,穿36的。这么小呀,我说。

  琳儿说,我妈脚更小的,她穿35的鞋。我心里彷佛动了一下,我有恋足癖,特喜欢女生的小脚,平时也喜欢偷看她们穿脱丝袜的样子,心里当时就感觉特兴奋,自己也有点搞不清楚是什么时候有这爱好的,但被我偷偷欣赏的女人的小脚丫最小也是36 37的,像35的从来没见过。

  反正知道琳儿妈妈的脚是35的之后,我心里就有一种特别想欣赏她妈妈玉足的念头,心里,哪天要是能看看她妈妈的小玉足就好了。

  我有了一个念头,先占有琳儿,再占她妈妈。

  琳儿是六月十六号的生日,那天我们约好在郊区的一个小宾馆的餐厅里给她过生日,酒过三寻,菜过五味后,琳儿不胜酒力,有点昏昏欲睡的样子,我开了个房间,扶她进去后,我把她抱上床,看着这个如花似玉的小美女躺在床上,我兴奋的很,我脱去她的高跟鞋,琳儿穿的是我给她买的36码的鞋,并特意穿了一双我给她买的肉色长筒丝袜。

  我掀开她的长裙,一双玉腿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贪婪的抚摸着,舒服啊,还有她的丝袜小美脚,我用手捏来捏去,真是享受呀。我想起她说的她妈妈的小脚还要小一号,命根子立马硬了,早晚有一天我也要享受享受一下她妈妈的美丽身体和性感小脚。小美女被我脱去全身的衣服,琳儿穿着红色的性感小内裤和白色的乳罩,在脱她内裤的时候,我屏住呼吸,我分开琳儿的玉腿,我慢慢褪下她的丝袜褪到臀部以下,我欣赏琳儿的花心,娇小甜美的处女膜呈现在我的眼前,琳儿果然还是处女,没有出乎我的想像。

  我分开琳儿的花唇,仔细欣赏她的娇美的花膜,真的好美,她是琳儿处女的像征,我真的要开琳儿的花苞吗?最后,占有玲儿,把她变为自己私有财产的念头征服了我,我决定要动手了。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了琳儿的花唇,然后狂舔起来,慢慢的琳儿的蜜洞流出了大量的蜜汁,我早已脱掉内裤,我把征服琳儿的宝贝对准琳儿的花心,插了进去,几乎没有丝毫抵抗,花汁起了润滑作用,只听的扑哧一声,我知道琳儿已经被我开了苞。在疯狂抽插了十分钟后,我的宝枪发射。

  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占有了琳儿,琳儿醒来后哭了,我说我会对她负责的,她这才止住了哭,乖乖的倒在我的怀里,任我抚摸了,我又捧起琳儿的丝袜脚,用手捏来捏去,琳儿有点吃惊,她好害羞,极力想抽出玉足,但我被我捏的紧紧的,她的小脚根本逃不了,我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乖乖顺从我,不准反抗。琳儿委屈的看了我一眼,她知道她的处女身已经被我占有了,尽管很不习惯,但小脚再不让我抚摸,没有什么意义了。只好温顺的伸出她的小玉足。

  我知道,我已经彻底的占有了琳儿,她的一切都属于我了,她的身体已经成为了我的私人财产,她的身心被我征服了。

  从那以后,我经常找机会,抚摸玩弄享受琳儿的丝袜小美脚,我并不是每次都占有琳儿的身体,还是以抚摸琳儿的丝袜脚为主,这样能让琳儿保持一个健美的体态,同时也保持少女的朝气。

  琳儿也从一开始的抗拒到慢慢适应了我这种癖好,每次都换上不同颜色的长筒丝袜,供我抚摸享用,随着次数长了,一拿起她的小丝袜脚,琳儿全身都会起反应,乳头慢慢发硬,花蜜慢慢酿出来,这特别符合我的胃口。

  有一回琳儿说她妈妈常穿的一种水晶肉色长筒丝袜,我们这里没有卖的,还是她妈妈的同事从韩国旅游时给捎的,我高兴的对琳儿说,下回你穿上来找我,琳儿羞涩的点点头。那天下午,我家中无人,我把琳儿约到家里。

  看着眼前的性感小美女,我迫不及待掀起她的裙子,果然一双秀美的玉腿玉足非常的精彩,诱人丝袜曾经套在琳儿母亲的小美脚上呀,兴奋的感觉让我感觉就像是在天堂,我捧起琳儿的丝袜脚,温柔的揉捏着,我问,琳儿,你妈的小脚真的是35码的吗?琳儿羞涩的说:

  对呀。你问这个干吗?我说那真是好性感,我想抚摸伯母的丝袜脚,琳儿生气的打了我一下。占有琳儿妈妈肖雪芹的机会终于来了。

  放假那天,我要了琳儿家的地址,相约暑假一起去打那羽毛球。琳儿住得很远,在汽车队家属院。暑假的一天上午,我去找琳儿,好难找。

  听到有敲门声,打开门后,琳儿看见我拿着羽毛球拍站在外面。

  琳儿赶快让我走进她的闺房,看见放在书桌上的辅导书,笑着说:

  「这么用功啊!咱们去打羽毛球吧,就在汽车队院内。」琳儿很兴奋,换上运动鞋,跟我下了楼。

  汽车队篮球场很平坦,平时用来停放汽车,现在汽车都跑运输去了。

  我们一直玩到快到中午,每个人都汗流浃背的。琳儿打累了,站在一边休息,我一看,也不想打了,也停了下来。

  琳儿对我说:「中午别回去了,在我家吃饭吧!」我点点头,心里美滋滋的,我和琳儿来到只有一墙之隔的汽车队家属院,里面是一排排的平房。

  走进琳儿家,我看到一位长发披肩的四十岁左右模样的少妇,琳儿喊了一声妈说:「这是我的同学小华,刚才我们在一起打羽毛球,可累了,你给我们做点好吃的吧!」我喊了一声阿姨。琳儿的母亲肖雪琴很清秀端庄的样子,披肩长发显的很飘逸,不大的小脚上蹬着一双鞋面有朵花的绿色塑料拖鞋,果然娇小玲珑,比琳儿的玉足还小一号,真是可爱无比。她穿着一条洁白连衣裙子,她还穿着一层肉色的薄薄的丝袜,越发显的她的小脚晶莹迷人,真是一件宝贝,我真想得到她这对美丽的玉足,我想抚摸她的丝袜脚。

  一想及她是我心爱琳儿的母亲,我强压下这不健康的念头。

  走进屋里,我和琳儿围着桌子吃饭,是带鱼和白米饭,很好吃。琳儿的母亲坐在沙发上看我们吃。吃完饭,琳儿把筷子和碗拿到厨房去冲洗。

  只剩下我和琳儿的母亲,我坐在她的对面,我说阿姨烧的带鱼很好吃。琳儿的母亲笑着说是吗,问我是否吃饱了。我刚想说:我吃饱了,琳儿妈妈又给我盛了一碗米饭给我,闻着她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我有点迷醉。

  她的问话让我感到一丝母爱的温暖,她的声音很柔软,有着一种特殊的磁性。琳儿和她长的很像,但琳儿的妈妈的身上散发出的成熟女人的风采,是琳儿所比不了的,自然,琳儿是我心爱的女孩,但我对琳儿的母亲也有一种强烈的好感,我隐隐地感到这个女人很孤独,同时身上又散发着成熟女性的独有的魅力。

  也许觉得裙子并不舒展吧,琳儿的毋亲摆弄了一下裙裾。可以看的出琳儿的母亲是穿着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绿色的半高跟拖鞋衬的她的美腿诱人无比,她摆动的姿势始料不及地过大,性感的大腿暴露无遗。

  琳儿的母亲显然意识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尴尬,我急忙装着往别处看的样子,但想及她的性感的美腿,不由的一阵冲动。她有些拘谨,低下了头,秀发披散在丰满的前胸。

  我看琳儿母亲没有看我,我放肆的欣赏她诱人的玉腿,迷人的穿有绿色拖鞋里的玉足,别看琳儿母亲有三十多的样子,但在我心里比年轻的女生更有一种让我心动的感觉,这是美丽少妇独有的风韵。

  她彷佛有些觉察到我在欣赏她,慢慢抬起头,但一脸的红晕,衬的她更是迷人,我的心里真是迷死她了,但一想及她是我同学的妈,只好强忍住冲动。琳儿刷完碗后,忽然想起来家里没有盐了,就叫了一声妈,我下楼买盐去,过一会回来,方宁,你先在家里坐一会吧。我说行,你快点呀,一会再接着打球去,琳儿说好的。

  琳儿的母亲一看性格就是文静型的,琳儿一走,她就更拘谨了,我只好没话找话说:阿姨,你的衣服挺好看的,穿起来挺合身的。一见我夸她,她有点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把手里的茶杯弄掉在地。她呀了一声,我忙说到:阿姨,不要紧,我收拾一下。

  她正推辞,我已经弯腰在她脚下用手拾茶杯碎片,我说,阿姨,你先别动,你脚上面有碎片,她果然不动。我大胆的用手抓起她的溅上碎片的右足,碎片很细小,在琳儿母亲的拖鞋里也有,我把她的右拖鞋脱掉,把拖鞋的碎片倒乾净,然后我捧起琳儿母亲的玉足,仔细检查上面有没有碎渣子,她的玉足包在一层薄薄的丝袜里,显的晶莹无比,琳儿她母亲的玉足我捧在手心里仔细的欣赏着,35码的小玉足就像是一件珍宝,简直是迷死人了,我取下她玉足上的碎片后,竟然有一种舍不的放下的感觉,我热血上涌,我认真的欣赏这件珍品。

  琳儿的母亲,脸越发红了,她动了动身子,急着抽了一下她的小脚,没想到幅度过大,她雪白的连衣裙开了一道长缝,诱人的玉腿被我一览无余,春光无限美呀。我一看,血气上涌,心里突然升起一个念头,一定要把她的长筒丝袜搞到手,把手顺着她的玉腿就抚摸了上去,不过没等摸到她的大腿根,她使劲夹住她的玉腿,让我无法得手,一见她这样,我想起她是我同学的母亲呀,我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说:阿姨,对不起,我混蛋。

  她一见我这样,就说:你别打自己呀,现在的年轻人都好冲动,我原谅你。

  但以后不能再这样了,你和琳儿是好朋友呀。

  琳儿买盐回来,我们一起再去球场,走的时候,我对着琳儿的母亲说:阿姨,我走了。

  琳儿的母亲看着我们说,好好玩去吧,注意安全,方宁抽空再到家里来玩。

  我说好的,我心里升起一股冲动,琳儿母亲的玉足,她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诱人玉腿,我总算还能有再欣赏的机会的,嘿嘿,让我再来玩,来玩你的丝袜脚吧。

  琳儿回来后,我们又打了一会羽毛球,在休息的时候,我让琳儿把她妈妈的长筒丝袜偷出来给我拿回家,琳儿起初死活不同意,但禁不住我再三要求,只好回家趁她妈妈不注意,偷拿了一双她妈妈刚换下来还没有洗的长筒连裤袜。

  回到家,拿出琳儿妈妈的长筒丝袜,她的迷人修长的玉腿,晶莹圆润的香足就浮现在我的面前,我心里升起一个念头,一定要把琳儿她妈搞到手,我愿意负出任何代价。我告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可青春期的躁动总是在某个时段悄然来临。

  一天夜晚,我梦到了那双诱人性感的丝袜美腿,第二天早上我发现自己的短裤湿漉漉的。

  第-次为某个女人遗精,我觉得自己很肮脏。我竟然迷恋同学的母亲,这一阴暗的心理缠绕着我,使我再次见到琳儿的母亲时内心总是无法平静。

  她的成熟,她的端庄,她的性感,撞击着我朦胧的青春期性慾。

  终于迎来了高考。闷热的7月份,我把所有的冲动都发泄在考试上。

  8月份的一天,我接到了本地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琳儿也如我所愿考上本地的艺术学院。

  一切都尘埃落定后,我的心绪反而失去了平静,我知道它来自于另一领域,正如火山底部岩浆的涌动。美丽的享受,享受琳儿的丝袜小美脚好爽。

  我急着找机会要得到她妈妈的丝袜小美脚,这段时间听说琳儿的母亲要改嫁,我心里特别着急,我应该下手了。

  在-个并不炎热的夜晚,在闻着琳儿妈妈的长筒丝袜的时候,我的头脑里突然满是幻想,琳儿母亲的丝袜美腿和香艳玉足在我的头脑里绕来绕去,我一定要再欣赏她美丽的玉腿和抚摸她诱人的小脚,下定决心后,我走向了去琳儿家的路上,心里盼着琳儿千万别在家。

  我忐忑不安的敲响了琳儿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我有点吃惊,琳儿妈妈一见是我,脸有点发红。愣了一下,问:「你是来找琳儿是吗?」她的声音很柔软:

  「琳儿去他表姐家了,你先到琳儿屋里坐一会吧,这是岳老师。 」我问了岳老师一声好,然后坐在琳儿的屋里等琳儿。

  我心底特不高兴,想起刚才那个中年男人我心里就挺不舒服。

  我满脑子都是琳儿妈的丝袜小美脚被另外一个男人抚摸的情景,我心里烦的很。想马上离开,但又拔不动腿。

  正当我尴尬的不知要做什么好的时候,再次听到柔软的声音:你慢走。那个男人终于走了。机会来了,哈哈哈。我的脚迈进客厅,内心却忐忑不安。

  我面对着一位比我大20岁的温柔的女人,她依然穿着那条白色的裙子,依然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美丽的丝袜脚依然那样迷人。

  我们在屋子里交谈。时间-分一秒地流逝,我猛然抬头看到墙上的钟,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琳儿妈说好像琳儿不回来了,她到是说了要是10点多不回来,就在她表姐家住下的,要不你明天再来找他吧。

  我只好站起身,说:阿姨,那我先走了。但内心实在舍不得走,我内心想留下多看一会她的丝袜美腿。

  琳儿的母亲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她还是坐在一年前的那个木制海绵沙发上,我内心的某种东西突然被触动了,在纱门旁我猛然回过头,一下子抱住了她。她还处在惊诧之中,本能地推开我的身体,嘴上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她用力扭动,想挣脱掉我的怀抱,可她哪里能够。

  我用力的把琳儿的妈妈抱了起来,来到里屋,把她横放在床上,她扭动,挣扎,大声说:「小华,你想对我作什么,我是你阿姨,是你同学的母亲。你不能太放肆。」我自然听不进去,我没话找话说着:阿姨,我喜欢你,我需要你。

  我早就对你的美腿小脚着迷了,肖雪琴气的脸色发青,她狠狠的说到:你竟然敢对你同学的母亲动粗,上一回我就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我要把这事告诉你家大人和你的老师。我狂野的说,我不怕,怕也得先尝尝你的鲜再说。

  说着,我脱去她的仅有的一只鞋,那另外一只刚才她挣脱掉了,我抚摸着她的香足,包在簿簿的一层丝袜里,她的玉足是香艳无比。

  我顺着她的大腿抚摸上去,穿着丝袜就是和不穿不一样,摸着琳儿母亲的丝袜美腿,那感觉真是美死人。

  琳儿的母亲奋力阻止,她大声说:好孩子,不能对阿姨这样子,你不能非礼阿姨呀。

  她用力夹紧玉腿,我抓住她的可爱的两只小香足,琳儿妈妈着急,她奋力的抽动双腿,她要拚死保护她的贞洁,可她哪里及的上我的力气大,她根本无法从我手抽出她的小玉足。看着自己的小脚被我抓在手里,努力无效,再说她看到我只对她的小脚着迷,就放松了警惕,不再极力挣扎了。

  慢慢的,她的玉足乖乖的任我抚摸了,好美的一对小脚丫,真迷人,手感真好。

  欣赏抚摸了雪芹的丝袜小美脚足有二十分钟,雪芹一直闭着眼睛,我看着她成熟的迷人的脸,心想:我一定要彻底占有她,唯一的方法就是在肉体上彻底占有她,这样她的丝袜小美脚才能真正的属于我,我被这个疯狂的念头折磨着兴奋着狂喜着,我趁琳儿妈妈不注意,慢慢分开她的玉足,偷窥琳儿母亲的裙底春光,她没有发现,正羞涩的闭上眼。我认定,只有占有琳儿母亲的身体,才能长期占有这对美丽的丝袜脚。

  我越分越大,她的三角内裤露了出来,琳儿的母亲惊叫一声,用力的夹紧玉腿,但已经来不及了,我疯狂了。

  我趴在她身上,压住她的左腿,然后右手使劲抵住她的右腿。她惊叫着,再也无法合拢她的玉腿了,正好让我为所欲为。我准备脱掉那双包裹玉腿的长筒丝袜了。

  知道我的意图后,肖雪琴,红着眼,极力阻止我,她不能允许一个和她女儿一般大的男孩侮辱她的自尊,可我不管这一套,我要满足我心底的感觉。

  我把她的裙子用力向上搋起,我抓住丝袜的裤边,想往里伸出手指插入,然后向下拽,肖雪琴抓住我的双手,不让我进入她的裤袜内部,我把她的手反扭到她的身后。兴奋,愉快,快乐。我兴奋到极点了,我总算把琳儿她妈妈搞定了。

  她丰满的臀部,使我脱她的丝袜要用手使劲撑大才能脱下来。

  脱她的丝袜的感觉真是好美妙。我内心祈祷着,渴望占有她的美腿。

  终于,她的丝袜被我脱下直到玉足的位置,雪白的大腿展现在我的眼前,诱人的风景,我捧起她的一对小丝袜脚,放在鼻子下面大口的吸了一口气,香艳的味道让我更加疯狂了。

  琳儿的母亲全身乏力,但仍然说,小华,你喜欢的阿姨的长筒丝袜就拿走好了,你赶快走吧,我对她说,你的长筒连裤丝袜呀,琳儿已经给过我一双了。她惊慌的说:「什么,这个孩子怎么这样呀。」我说:「阿姨,我要长期占有你的丝袜脚,可不可以呀? 」琳儿母亲的脸涨的通红,她看着疯狂的我,气愤无奈的说道:「好,阿姨的丝袜脚是你的了。现在看够了你抓紧走吧,不要让琳儿看见,你以后找机会再来,你再… …」我接她的话,让我再什么呀?肖雪琴羞的满脸通红,光看着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我的一只手滑进她的白色裙子里,平生第一具给我带来强烈冲动的成熟妇人的身体。像过电一样,同时也提升了无比巨大的勇气。

  掀起下她的裙子,我看到了红色的三角内裤,离我是那么的近,我伸手想把它扒下来,就说,你抬一下屁股,肖雪芹这时有点迷醉,她依言臀部上抬,我正好顺手抓住她的内裤的边,使劲往下一褪,肖雪芹混身一颤,惊叫一声,然后她紧闭双眼,我闻了一闻,琳儿母亲的花心的香味芳香怡人,竟然是个香穴呀。这让我热火上涌,我把她的长筒丝袜和红色内裤放在一边。然后趴在她的花心旁边,仔细的欣赏琳儿母亲的深藏的珍宝。

  琳儿妈妈害羞的想合拢双腿,可我哪能让她轻易合拢她的玉腿呢,我一用力,她就没劲了,她哭了,说:「你不能强奸阿姨呀,我是你同学的母亲呀,你怎么能这样欺负我呢。」我兴奋到极点了,哪里顾的上她的反应,再说,彻底的占有她的身体后,她的丝袜脚自然就是我的了。我喊着:「琴姨,你是我的女人,今天我要定你了。

  」

  我把头埋到她的花心里,用舌头慢慢的舔她的鲜美的花唇,她一阵剧烈的抖动,浓浓的花心蜜汁涌了出来,我兴奋的说:「阿姨,你流出这么多蜜汁」肖雪芹涨红了脸说:「不要,不要欺负我。」我张大口吃在她的花心上,把她的花心整个吞在嘴里,迅速感觉出她的蜜汁涌入嘴里,我大口吞下,果然甜滋滋的,比琳儿的蜜汁还要甜美。

  我又伸进她的上衣里抓住琳儿母亲的丰满的玉乳。

  她彻底任我为所欲为了,我一口叼住她的诱人的乳头,她那丰满迷人的乳房,美丽的曲线就在我的嘴下了,我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吃着,就彷佛回到了婴儿时代。我用手抚摸着她洁白的肌肤,很难想像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的皮肤能保养的这样圆润。

  大概也和她独身多年有关吧,没有男人碰她,就彷佛一件宝贝被珍藏在珠宝箱里,一旦被人拿出来了,那种得到欣赏的感觉,像是烟花一样,灿烂多目,她静静的躺在床上,玉腿分的开开的,任我吸她的乳,舔她的花心。

  我把她的35码的玉足捧在手心里,仔细的欣赏,好美的一双小脚呀,不过我更喜欢这双小脚被丝袜包裹的样子,还有她的美腿包裹在晶莹的丝袜里是更迷人的,我对肖雪琴说:

  「你再穿上长筒丝袜吧。」她生气的说,我不穿,我大声说:

  「你不穿试试,我要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琳儿。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到处说今天这事。」肖雪琴愤怒的说:你真无耻。

  但最终她还是服气了,顺从了,很听话坐起身来,拿过长筒丝袜,慢慢的对准小玉足尖,找好位置,一点一点的套在小脚上,再慢慢的往玉腿上穿。

  我在旁边欣赏着这个美少妇的举手投足,每丝每毫我都不错过。我的血液沸腾了。仔细欣赏着肖雪琴穿上长筒丝袜的样子,我的下体硬了起来。

  我动了占有肖雪琴肉体的念头。她穿好丝袜后,不知道是继续躺下还是坐着,她好无助,不知如何打发我。

  我搂住她的细腰,然后又把她轻轻放倒在床上,我再扳过她的身体,让她臀部向上,我要抚摸她的玉臀了。

  只见好美的两个大花瓣,丰满迷人,我慢慢的用手在雪芹的臀部上摸过。肖雪琴一阵抽泣。

  保养了多年的身体,多年未尝过男人的滋味的女人,终于被我这个学生再一次的开发出来了。

  雪芹的长筒丝袜,中间是开了缝的,没穿内裤穿长筒丝袜的感觉好性感的。

  我盯着雪琴的下体看,我脱掉自己的长裤和内裤。

  你要干什么,肖雪芹恐怖的说,莫不成你要强奸我,你不能这样干。

  我说:「现在可就由不行你了,从今天开始,你的身体就是我的私有财产,听见了没有,肖雪芹。」肖雪芹愤怒的瞪着我,我说:「你快说,我的身体是你的私有财产,我不会改嫁别人。说不说,快点。」肖雪芹气红了眼睛,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反抗,她小声说:「我的身体是你的私有财产,我不会改嫁别人。」我说:「得再加上一句,我可以为所欲为,我想对你怎么样你就得让我怎么样,听见没?」肖雪芹:说好的。我说你得从头连着说一遍。

  肖雪芹闭着眼,小声说:「我的身体是你的私有财产,我不会改嫁的,我只属于你一个所有,你想怎么享用就怎么享用,不管何时何地,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奇怪的问她,这些话你是不是以前对琳儿爸爸常说的,不是我刚才的原话,但是让男人听了之后更疯狂,肖雪芹点点头。

  后来我才知道琳儿的爸爸当初也是疯狂迷恋肖雪芹的丝袜脚,并且对享受女人也是自有一套,和我对女人的感觉是一样的。

  我是兴奋到极点了,我拥有世间的极品宝贝了。哈哈哈哈。

  我慢慢的把我的宝贝插入雪芹诱人的花心,雪芹顺从的舒展开她的玉腿,让我没有任何障碍,她还流了很多花蜜,起了相当好的润滑作用。

  等一切都恢复平静,我们赤裸着身体,彼此抱在一起。她的头发很凌乱,忽然哭泣起来,悲伤地说:「你也欺负我这样一个寡妇。」我一下子慌了,跪在她的面前,打了自己几个耳光,请求她原谅我的冲动,并表明自己已经爱上了她。

  「这怎么可能,我比你大20岁,是你同学的母亲。」她捂着自己的脸。

  「琴姨,我爱你,从看到你可爱的丝袜小脚的那一瞬间就无法忘却,还有你做的烧带鱼。」她的脸上分明泛着女人的粉红,看上去很光洁。我吻着她的了脸庞、这次她没拒绝我的亲昵。

  后来琳儿跟我说:「真奇怪,本来妈妈说要给我找个后爸的,可近来一直不提这个事了,那个岳老师人挺不错的,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一开始同意,后来又变卦了。那个岳老师那几天几乎天天来我家里找妈妈,我妈都把他撵走了,后来看到岳老师失望憔悴的样子,我都替他难过,看的出来,他是真喜欢我妈的。」听琳儿一说,我心里兴奋的很,心想,她妈果然做了个顺从听话的女人,她和她女儿琳儿一样,都已经被我彻底占有了。

  琳儿妈那样的绝色女子,哪个男人不爱呀。嘿嘿,岳老师,对不起了,你没那个福气呀。

  我再次抽机会去见肖雪琴,我选择了琳儿不在家的时候敲门。我们沉默着走进里屋。

  肖雪琴在床边坐下,依然是那洁白的连衣裙,依然穿着那性感的肉色的水晶连裤长袜,包裹她可爱小脚的依然是那双绿色鞋面上有朵小花的绿拖鞋,我越看越兴奋,我知道我今天享用雪芹的美腿,抚摸她的小玉足是不会遭到任何反抗的了,因为雪芹的身体已经被我彻底占有了一回,她今天再反抗我也没有任何必要了。

  我从后面抱住她,她只轻推了我几下,便倒在我怀里,我把她放到床上,让她玉体横阵,我今天要慢慢享用肖雪芹的雪白肉体和丝袜美腿。

  她乖乖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捧起她35码的精致的丝袜小美脚,慢慢的享用着,好美,手感非常好。我得到了世间的珍品。

  抚摸的雪芹有点痒,她收了一下长腿,性感的裙内春光乍现了一下,我热血上涌,把雪芹的裙子向上撩起来,尽现她美丽的美腿,雪芹羞涩的并紧长腿。

  哈哈,还想保护她的花心,女人都有这种下意识。我哪里知道,一个女人一旦开启了自己禁闭多年的慾望之门,就永远无法合上。

  我告诉她我明天就要去北京了,毕业后我会娶她,会对她负责。

  她红着脸,只说了一句话:「也许-切都是命,不过你别娶我,我让琳儿嫁给你,我的身体自然也是属于你的。」我兴奋的有点疯狂,琳儿嫁给我,意味着雪芹也将属于我。

  我们三个住在一起,那真是天大的美事,看着我兴奋的样子,雪芹红着脸说:「我和琳儿都归你了,坏小子,看把你美的。」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女人。

  一个比自己大20岁的女人,我只有把深深的爱化做轻轻的吻。我对她说:「琴姨,我喜欢你成熟的魅力,温柔的裸体。」肖雪琴羞涩的轻声说:「以后只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别再叫我琴姨了,叫我琴姐就行,叫琴姨叫的我好老,我才38岁。」她的这句话好像默许了我们的关系,我已经无法离开她的温柔。

  字节数:20013

  【完】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顶,您的顶+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