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 www.sewo999.com 网址发布导航 www.2011ks.com

给岳母过生日【完】(作者:不详)

加载中



给岳母过生日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要暖和得多,但进入12月份江南的冬天也就真的寒冷了起来。

  接到在外出差老婆的电话“命令”——今天到岳母家给她过生日。

  下了班给岳母打了电话便冒着零星的小雪花往她家赶。其实就是老婆不给我电话我也会到岳母家去会她,因为长期以来,岳母的身影一直在我脑海里缠绕,而且最近越来越让我寝食难安……

  “小刚来啦,快进来”岳母开门让我进屋。

  “妈,今天是您的生日,雅琴出差,我来为您过生日”放下生日蛋糕,我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都老太婆了,还过什么生日”岳母喜笑颜开开始为我倒茶。看着岳母忙碌的身子,我不由起了反映。

  自岳父前年去世之后岳母就一直寡居,48岁的她因为原来是专业的舞蹈演员,所以无论是身材还是容貌完全不能与其年龄相符。波浪形如丝缎的黑发蓬松地披在双肩,白净丰润的肌肤,满月羞花的面容,大眼显出的媚态,性感丰满的樱唇,无一不显示出一个典型的美熟妇。而今天视乎更显得年轻:她身穿一件紫红色软缎对襟棉袄,也许身材稍许发福的原因,那件缎袄将她的上身绷得紧紧的,特别是胸前的一对大奶将紫色缎袄顶的鼓鼓仿佛要崩裂而出,相比之下腰身又显得太细,使得缎袄中断将她的腰身箍得紧紧的。而她穿着黑裤的下身,由于臀部的丰满也显得紧紧蹦蹦的,将缎袄的下摆也涨了起来,将全身的凸凹曲线十分美妙的展现出来。看着眼前晃动的岳母,我的胸中不断涌动着激情……“来,喝茶”

  接过岳母递过的茶杯,我忽然发现她歪着脖子。

  “妈。您的脖子怎么啦?”

  “昨晚落枕了”

  “哦,那我来给您按摩一下好吗?”我心里不由疾呼——老天助我也!

  “好呀”

  于是,我让岳母坐在一个方凳上,我站在岳母后面开始了给岳母过生日的第一个节目——按摩!我哪里会按摩呀?我是想好好的和我的缎袄岳母来一次激情的接触!当我站在岳母的身后时,岳母蓬松黑发散发出来的一阵醉人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心在这香味下颤抖。我将岳母的黑发撩起,双手按在她颈部的两侧十指蠕动直接揉捏着她那滑嫩的肌肤开始了“按摩”……“嗯,好舒服”揉捏了一会儿,岳母如叫床般的呻吟道。

  “解决落枕一定要将相连的经络都理顺,有的人甚至要将全身的经络理顺”

  我胡编乱说。

  “是吗,那我今天就好好享受一下哦”岳母高兴答道。

  我的双手开始隔着她的缎袄抓捏着她的双肩。当我的双手紧紧抓捏着她的缎袄时,一股柔软滑润的感觉通过十指和手掌直冲我的脑海,我的下身顿时抗议雄起,双手不用自主加大了力度,紧贴缎袄揉捏的范围也不断扩大……揉着、捏着,我悄悄打开了我裤子的前门放抗议许久的兄弟出来参战。我忽然抓着岳母缎袄的双肩将它们向背中心一用力,只见岳母头向后一下倒在我怀里,而我的兄弟亟不可待地对着她缎袄的背部凶猛的杀了上去,兄弟紧紧趴在缎袄上亲着、吻着,一遍一遍享受着岳母那柔滑的缎袄……看着她那因双肩向后扭而挺得高高的前胸,她那肥硕的双奶被迫紧绷着的缎袄胸部,我双手激情地在她缎袄的双肩,双臂、柔背、滑腰不住地揉、捏、掐……

  “嗯,嗯,舒服……”岳母闭眼继续呻吟着。

  也许有的同好要问:你这样放肆难道岳母不知道?

  也许各位不相信,我的岳母不仅知道,而且我敢说她根本就没有什么“落枕”,她不过是在引诱我!

  记得一个月之前的一天早晨,也是奉老婆之命,我到岳母家送她要的化妆品,谁知当时岳母不在家,我便一个人开门进去等她(有岳母家的钥匙是很正常的哦)。

  虽然经常来岳母家,但我一个人在她家待着还是第一次。于是,当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油然而生。当我进到她的卧室,闻着闺房溢满女人气息的芳香,看着她尚未整理的席梦思床上凌乱的红色软缎棉被时,我一下子激情万丈。也不知是哪来的胆量,我突然脱去所有的衣服一下子扑向岳母的床上,将她那红红的缎被揉成一堆,用已经硬的不能再硬的分身对着柔滑细软狠狠猛插下去,同时全身紧压着缎被双手用力地抓捏着缎被,全身在缎被上狂日起来。前身贴着缎被光滑柔软的感觉是那样的爽,分身四周被柔滑缎被裹着激烈摩擦是那样的过瘾,随着不断地揉动我似乎进入了一个温柔乡,而身下的红色软缎棉被似乎变成了我那迷人岳母的沣润肉体,我的分身似乎正日着她那肉嘟嘟的美穴,我的双手好像正揉捏着她那丰满的乳房。一时间我的思绪进入了一种激情的游离状态,我死死压着缎被,双手狠狠揉捏着缎被,分身杵在缎被上狂猛日起来,嘴里不由自主喊了出来:

  “日死你!日死你!日死你我的美肉岳母啊!……日,我要将你的肥肉逼日破!日!……揉,狠狠揉,我要将你的肥奶揉肿,揉烂!啊,我的肉肉岳母!”

  就在我疯狂地将岳母的缎被当成岳母的肉身狂日起劲时,突然我听到客厅有动静。

  我回头一看,只见岳母正在门外看着我。我吓得急忙爬起来,穿上衣服。我想,这下算是完了,岳母一定以为我是个变态狂,我如何面对她呀?又如何向老婆交待?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当我走出岳母的卧室来到客厅时,岳母一句骂我的话都没说。

  “你来啦?”她明显绯红着脸,看着我问道。

  “妈,我这是……”我显得惊慌失措地刚要解释……“东西带来了吗?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吧”岳母打断我的话,似乎刚才一切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岳母的神态我一时迷茫……后来当我和岳母亲密无间时,岳母给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自岳父去世后,岳母长时间以来一直把我当成他的意淫对象!(这是后话)按摩仍继续着,激情的火焰也越来越激烈。

  靠在我怀里的岳母仍闭着眼,我的分身还紧紧顶在她背部的缎袄上。大面积揉捏好久后,我的双手从她的双肩慢慢滑到了她的胸部,突然我双手十指对着她那高耸紧绷的肥硕双奶隔着缎袄狠狠一收紧,猛地把她往怀里一拉,下体分身同时用力对着她背部的缎袄狂顶!

  “啊,轻点,小刚……”岳母呻吟道。

  “妈,我是在给您的乳房做按摩呢!”我一下狠似一下隔着缎袄疯狂揉捏着岳母的肥奶。

  “啊,啊,开始舒服了,你揉吧,你捏吧,你狠狠揉捏妈妈淫荡的奶子吧,啊……”

  我激情似火,双手在岳母肥奶缎袄上狂揉很捏,分身在她背部缎袄上狂杵:

  “妈,你更本就没有落枕,是不是?”揉捏的力度不断加大,顶杵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啊,是的,我没落枕,我就是想让你弄我,啊,啊……”她再次呻吟。

  “妈,来,到你卧室里我一定弄得你更舒服!”我从后面一把抱起岳母,走向她的卧室。

  ……

  来到弥漫女人香气的卧室,我一手抱着岳母,一手打开了她席梦思床上的红色缎被,将红色的缎面向上,然后将她放在缎被上。我打开空调,先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脱去岳母内外裤,但仍让她穿着紫红色的对襟紧身缎袄。爬上床,我赤身紧紧抱着岳母对着她肉感的红唇先来了一阵激情的热吻。岳母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

  “嗯,小刚,快,快弄我……”两嘴刚一离开,岳母就眯着眼向我央求。

  我双手撑在缎被上,挺起上身,看着红缎被上穿着紫红缎袄的岳母一幅媚态,分身再次暴涨。当我的眼光看到岳母因呼吸不断起伏地缎袄的胸部时,我再次用用力的双手狠狠抓住了她那肥肥的双奶,然后坐在她的胸前,将她的双奶抓起中形成一道凹沟再将自己硬邦邦的分身插在其中。肥大的双奶顶着柔滑的缎袄紧紧地包着我坚挺的分身,这种感觉真他妈爽极了,我不由得紧紧抓着双奶顶着的缎袄狠狠向分身揉捏,让分身充分享受缎袄挤压的柔软和光滑。硬硬的分身在岳母柔滑的缎袄奶沟中进进出出,不时碰到她性感的樱唇。但她依然紧闭着双眼和双唇。看来岳母心理上还没真正放开。必须首先在心理上完全打开岳母的羞耻感才能让我享受到淋漓尽致的快感。

  “妈,睁开眼睛,看我怎样日你的肥奶!”我双手突然用力狠抓着她的双奶,对她吼道。

  “啊,轻点,小刚……”她微微睁开了妩媚的双眼。

  “日,你这个欠日的大奶!日死你!啊,真他妈柔软啊!嘴巴张开,我还要日你这性感的樱唇”

  “嗯,嗯……”

  当我的分身进入到她肉感湿润的小嘴时,她立刻将分身紧紧地含住。

  “啊,真舒服啊,妈,你含鸡巴的技术怎么这样好?真刺激啊!日,我日你这勾人肉嘴,日啊!”揉捏着肥奶顶着的缎袄,日着缎袄奶沟,进出在柔湿的小嘴,我日动的速度渐渐加快,突感一阵急促的快感涌上心头,不好,要射了!我赶紧将鸡巴从岳母口中抽了出来,起身撇开她那丰满的双腿,握着硬邦邦的鸡巴对着她那肉嘟嘟的肥屄,用力猛地狠狠插了进去!

  “啊”我俩几乎同时兴奋地喊了出来。岳母久未侵入的肉屄依然是那么样的紧,死死夹着我粗壮坚硬的鸡巴,让我万分兴奋,过瘾之极。我紧紧抱着她那穿着缎袄的丰满肉体,胸前压在她肥硕的双奶,鸡巴在她不断收紧的肥屄中快速插进抽出,狠狠上下左右捣腾。

  “日,日死你!哦……好过瘾啊!日……!你过瘾吗我的肉岳母?”我气喘吁吁对着岳母道。

  “啊,过……过瘾!……过瘾死了!……对,就是这样,再快些……哦……日……用力,用力日……啊……这下日穿了,对,对……再日很些……我的好女婿我给你日,快,……啊……快些日死你的岳母!啊……“岳母不断快速上下摆动着丰臀迎接我狂猛的抽插,似乎要和我来一场日屄PK,并不时淫语绵绵,浪荡满情不断诱使我加快狠狠日她。

  “哦,你这个骚岳母,我日……你这个淫荡的岳母,啊……日,日,我要日穿你!日,日,我要日烂你引死人的肥肉屄!日,日……!”我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撞击的力度不断加大,恨不得真的要把我这淫荡风骚的美艳岳母日穿日透一样!

  在岳母放荡不羁的呼喊中,我终于败下阵来,一泻千里!

  唉,给岳母过这个生日我付出太多了!

  附:

  「与中年缎袄女同事的缘- 大雪的回忆」

  作者:lwt888

  二00八年的一场大雪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麻烦,而引来了我一段无暇的回忆。

  记得我参加工作不久的一个冬天,也是下着大雪,雪虽然没这么大,但感觉天气也是很冷。我办公室的一个女同事生病我去她家探望她。这个女同事42岁,和丈夫离婚了好几年,一个人带着一个上大学的儿子生活。她长得并不算很漂亮,但绝对很有女人味:皮肤白白的,身材丰韵,该凸起的凸起该凹下去的凹下,投手举止之间无不展现着成熟女人的风韵。

  第一次到她家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她儿子给我开门后便把我引到了她的卧室。哦,好温馨的卧室:现代的梳妆台、现代的床头壁灯、高级的实木地板、绿色的织锦缎窗帘。当时她正半斜坐躺在一张宽大厚实的席梦思双人床上,上身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对襟中式缎袄,下身盖着一床绿色的软缎棉被。一进屋,我就被她卧室的氛围所感染,一种激情开始在我胸中涌动。

  见我进来,她赶忙要起身招呼我,我急忙上前一把抓住她那穿着缎袄的双肩让她躺在床上。我的双手一接触到她的缎袄立即感觉是那么的柔软滑腻,扶她上床后,我又赶忙抓起她那绿色的软缎棉被帮她改在她的下身,哦,这缎被也是那么的光滑柔软!乘机我用力抓着缎被帮她在她身子两边塞了塞,让双手再次感受一下她的香缎被,并将她的一对粉红色的软缎枕头帮她垫在她的腰后,然后便坐在她的床边和她说些慰问的话。

  边和她聊着天,我心里的激情也边在升级冲动。这是多么一幅撩人的景象啊:一个中年美妇人穿着一件红色软缎对襟棉袄坐躺在床上,也许是那缎袄太小,缎袄把她的上身绷得紧紧的,再加上她背后垫着两个软枕,使得她的胸部显得特别突出,她那对丰满的乳房似乎要涨破那缎袄!

  聊天时她时不时弄一下自己的头发,时不时抓着缎被向自己下身攒一攒,有时还挺胸活动一下腰身。当时,我真的险些控不住自己,真的好想把她按在她的缎被上好好揉捏搓弄一番,好想好好感受一下这撩人的中年美妇人……像是在云里雾里一样,最后我都记不清是怎样离开她的家的。不过也正是这次的探望,我们俩成为了很好很好的朋友,再后来我们俩成为了知己!

  自我探望生病的中年缎袄女同事(从现在起就称其“碧姐”吧)之后,我们俩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关系逐步升级越来越密切,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她一直把我当成他的小弟弟,甚至说要给我介绍对象帮我解决婚姻大事。而我在表面上也把她当成我的大姐称她“碧姐”,可内心里一直把她当成我意淫的第一对象,时常在脑海里想着各种方法玩弄她。就这样我们俩越来越随和,相互之间走动的也越来越频繁,到她家去或是玩或是吃饭也成为常事。

  一个周末下午,碧姐说她儿子晚上回来,让我去她家和她们母子一起吃饭过周末。(这段时间我和她儿子关系处理得非常好,因为年龄差不多,所以也有很多共同语言。关键是她儿子对我有一种莫名的崇拜。)下了班我和碧姐到菜市场买了些菜就来到她家。我们俩一起边做晚饭边聊天,简直像是一家人。这天天气依然显得很冷,碧姐依然穿着那件红色软缎对襟棉袄(在家她一直就穿这件红缎袄)。

  此时她正玩腰在水池边洗鱼,而坐在她后面小板凳上清理青菜的我一边和她有一句无一句的和她搭话,一边欣赏她那美丽动人的背景:一条灰色的哔叽料的长裤把她修长的双腿衬托笔直挺拔,特别是臀部被绷得紧紧的,很好的显示出她那圆润丰满的两半屁股;再往上是她那紧身红缎袄紧绷的腰身,由于弯着腰,缎袄在腰处显得格外平滑。

  随着她洗菜的动作,她两半丰满的屁股也随之扭动,似乎在向我引诱的说“来你揉揉我吧,它好柔软的哦”;她那缎袄的腰身也一扭一扭的似乎对我说“来你捏捏我呀,它好光滑的哦”。……我心中的欲火就这样一直燃烧着……好不容易饭做好了,可她儿子却突然来电话说今晚学校有活动他不回来吃饭了,活动结束后就回家。碧姐有些沮丧,只好我们俩吃了。

  吃完饭碧姐和我边聊天边等她儿子。这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约她去打麻将,于是,她对我说:“那我去打牌去了,你就在家等XX(她儿子的名字),我可能晚上不回来,要不你今晚就在我家陪XX一块睡吧”。

  没话说,我当然乐意了。

  她走后,我就一人在她家客厅里看电视等她儿子回来。晚上10点多时,她儿子又打来电话说他今晚也不会来了。我赶忙把这个信息电话告诉碧姐。碧姐接到电话后只说了“那你一人睡吧”就挂掉了电话。我的妈,这不是天上掉下一个金元宝吗!如果说刚才在和碧姐一起做饭时的欲火被几个电话压下去了;等她儿子时的担心多余欲望的的话,现在我一人在她家可是完全把我的欲望再次点燃!

  于是我锁好所有的门,急急忙忙跑到碧姐的卧室,我要好好在她的床上发泄整整一晚上!

  她的卧室同原来一样:红色的床头壁灯光映照着粉红色的床单,一床叠得整齐的绿色软缎棉被上摆放着两个粉红色的软缎枕。这就是缎袄碧姐睡的香床!这就是碧姐盖得缎被!这就是碧姐枕的软枕!身在碧姐的卧室,手抚摸着她这些我日思梦想软物,我心中欲火熊熊燃烧!我一下子猛地扑到床上,抱着碧姐的绿色缎被把脸在上面来回摩擦,手抓着缎被用力揉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发泄,发泄!揉弄了一会我忽然想到,我有一整个晚上,干嘛不多玩些花样?

  于是我从床上起来,打开了碧姐的衣柜。哇,好迷人的衣柜呀,里面碧姐所有的衣物都在里面,当然对我最感兴趣的还是碧姐的缎袄和缎被。于是我从衣柜里找出一件蓝色的丝绸对襟棉袄,用手捏了捏,一股柔软的感觉直透我的心底,我把它拿出来放到床上。然后我又在衣柜的下面看见叠得整整齐齐的3床软缎棉被,一床红色的、一床黄色的和一床粉红色的,我也把它们全部拿出来放在床上。

  现在碧姐的床上简直成了软缎棉被和缎袄的海洋,满床各色的缎被和那件缎袄似乎在向我抛着迷人眉眼,它们似乎呻吟着:“来、快扑到我们身上来,我们给你快乐!”

  还等什么!我喘着粗气激动的脱出所有的衣服向着满床的缎被猛扑过去,顿时我全身一下子感受到无限的柔软光滑,下面的鸡巴立即感觉进入到一个柔滑的世界,我四肢展开紧紧贴在四床缎被上不断用力蠕动自己的身体,同时将脸深深的埋在缎被里用力吸着缎被香味,那个舒服刺激感觉真是无法用笔墨形容。就这样玩了一会儿,我又起身将四床缎被叠成长形叠摞在一起,将红色的缎被摞在最上面,然后爬了上去。由于四床缎被有一定的高度,所以我其实是骑爬在四床缎被上,双腿内侧每个部位都和缎被紧密接触着,而鸡巴感到的柔滑度更加舒服。

  我双手紧紧抱着缎被,双腿死死夹着缎被,鸡巴硬硬的顶着缎被,然后开始用尽全力对爬在四床柔软光滑的绸缎棉被上,上手紧紧抱着缎被,双腿死死夹着缎被,大动作狠狠日了起来……

  “我日、我日、我日死你……”这时我满脑子里都是碧姐穿着红缎袄的身影,仿佛我现在日的不是缎被而是穿着缎袄的碧姐,于是我又拽过碧姐那件蓝色的缎袄把它放在缎被上,双手抓着缎袄前胸的部位开始用力猛抓很捏缎袄,同时鸡巴再次用力在缎被上狠狠日,嘴里一遍一遍喊着:“骚碧姐,我捏破你的肥奶,我捏、我狠狠捏死你,我日你的骚屄,我日,我日死你,日烂你的骚屄,我日、我日、我日……”

  我大力揉捏着碧姐缎袄的胸襟,把缎袄揉捏得起了很多褶皱。看着被我蹂躏的缎袄,我仿佛看见碧姐穿着那件紧身的红色缎袄躺在我的身下挺着她那一对肥大的乳房抛着眉眼,无比风骚的对我呻吟:“哦……哦……对……就这样用力揉捏我的大奶,再用力些……哦,好舒服……我喜欢……啊……”

  我像要发狂一样把缎袄按在缎被上死死抓捏,很猛的揉搓。我再低头看见鸡巴顶在最上面红色缎被上,仿佛看见碧姐张开她那丰韵的双腿,仰起她那性感的猩红嘴唇对我呻吟道:“啊……好舒服……用力日……狠狠日我的骚逼……啊……快活死了啊……好多年没有男人日我了……

  啊……今天你让我又尝到了被日的滋味了……啊……真过瘾啊……我就是你想狠日的淫妇……我就是你梦想日的骚逼……我就是喜欢穿着缎袄让你狠狠日的骚货……啊……“

  实在受不了啦,我用尽全力双手狠抓捏着缎袄,双腿紧夹着缎被,鸡巴死顶在缎被上很猛全速日动,并不断加速、加速,最后一股快意从心底直冲脑门后又极速向下身急冲而去,啊,终于我泄了!……

  那晚我对碧姐的缎被还玩了很多花样。

  《给岳母过生日》续一

  如今社会发展的快真是日新月异,就连时间都似乎比原来过得都要快。

  自上次为岳母过了一个激情生日后,一晃一个月就过去了。一个月来我虽然时常回味着那“难忘的岁月”,但依然有些提心吊胆怕老婆发现。因此,尽量不在老婆面前提及岳母,也几乎没再上岳母家。

  说着就到了元旦。元旦休息三天,我被安排一号值班。早上八点到了单位到各楼层转了一圈后,就回到办公室。坐着无聊,一人打开电脑,开启QQ,便上网瞎逛游。过了一会儿,“嘀、嘀‘嘀”QQ传来信息声。打开QQ,尽然是岳母发来的:“今天怎么上网了?我还以为你失踪了!”

  看着岳母发来的信息不由使我想起加她为好友的经历,那还是我未与她“激情”之前。一天晚上,在家吃过晚饭后老婆看电视,我便进书房上网“猎奇”。

  突然我的QQ跳出一个请求加好友的信息,打开一看尽然在求证栏中中写着“我是妈”!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加了。通过聊天聊天知道,还真是我岳母。我知道岳母很早就在用电脑,但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的QQ号的。岳母告诉我是前一天从我放在家里手机里看到的。从此后,我和岳母就时常在QQ上“相互勾搭”,这也最后才能成就我俩的“激情之夜”。然而,自那以后近一个月,我自己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一直在QQ上躲避她。(上QQ就隐身)今天我一人在办公室,我决定不用再躲避了。

  “妈,今天我值班,最近很忙。您还好吗?”

  “好你个头!不想理我了是不是?”

  “哪里话。真的忙。我怎么会不理您?我一直想着您呢?”

  “想我?哄小孩呢?吃后抹嘴就走的家伙!小坏蛋!”岳母开始发出了暧昧的信息。

  于是我马上接招。

  “妈啊,不要对你亲女婿说这样的话啊!我吃了什么呀?我的亲亲妈!”

  “吃了什么你不知道呀?”

  “哦,想起来了,我吃了妈您做的肉包子。哦,你的肉包子真的很好吃呀,又大肉又多,想起来我现在又想吃了!呵呵”

  “滚,再也不让你吃了!胆小鬼!”

  “那我给您吃好不好?我的亲亲妈,您知道吗,您的吃相好迷人哦!哈哈”

  “我,我吃了你什么?”岳母发过这段话时我似乎感觉到了她气喘声。于是我开始快速加温。

  “您吃了我的肉棍!”看岳母怎么应答!

  “你,你个小坏蛋!什么肉棍!”(岳母可能是想说“什么肉棍不肉棍的”)“我的硬邦邦的大鸡吧呀,我的亲肉妈!”继续加温!

  “啊,坏蛋,大坏蛋!你这样说妈,不理你了!”

  “我的蛋真的很大耶,是吗?我的亲肉妈!”

  “小心我捏破你的蛋!嗯,捏破你……”岳母的喘气声似乎在不断加速。

  “哦,我已感觉到亲亲肉妈在捏我的蛋蛋了,好舒服呀!用点力!……”再次加温。

  “坏蛋,坏蛋,见了面看我怎么收拾你!”

  “您收拾我?还是我收拾您吧!肉妈,不行了,我的鸡巴快爆了,我要日你的肥屄了,快,您快躺在您那妖艳的红缎被上,扒开你那肉嘟嘟肥屄,我要日进去了,我日,日,日……”加温到激情!

  “啊,啊……你快些来!”岳母也开始激情起来。

  “想我了?肉亲妈,我粗壮坚硬的鸡巴在您肥嫩熟美的骚屄进进出出,日,日,日,日死您!哦,好舒服呀!您感觉到了吗?我的肉肉的岳母!”我也要爆了!

  “啊,啊,妈感觉到了……用力日……日,我要你你狠狠日我的骚屄,我的好女婿!啊……”岳母到高潮了!

  “有人来”就在这关键时刻,岳母的QQ突然留下三个字就下线了。他妈的,怎么回事?我一下子如从云端落入地面。无奈,我只得带着与岳母在QQ短暂的激情余兴,又开始了网上四处游荡。

  一直到中午岳母都没上线。下午两点,老婆打来电话,让我值完班后开车到她同学家接她,到岳母家吃晚饭。

  于是我开始期待着下班。

  后来从岳母哪里得知她会什么和我激情关键时刻下线,并了解到当天她的状况:岳母对着QQ看着我给她发出的一条条激情的话语,心情荡漾地用一只手不断地揉搓的自己肥厚的阴唇,用拇指和食指大力地揉捏着自己的阴蒂,随着对话的不断进行,呼吸逐渐加速,就在要到高潮时煤气站的人突然敲门来查气表。查气表的人走后,岳母一个人坐在她那柔软的大床上,想起这一个月来和女婿的经历,不由思绪万千。自己一个高贵端庄的贤妻娘母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性欲强烈的荡妇?自己一个快进入50的妇人,怎么与女婿接触会有少女怀春之感?

  难道自己的性欲真的迎来了第二春?

  “都是这个小坏蛋害的!”当这行字在岳母脑海里出现时,她并没有丝毫的埋怨,反而心里带着一股甜蜜的滋味。回头看看床头摆放着的两床厚厚红绿软缎棉被,不由想起第一次突遇见女婿光着身子趴在上面,一边呼喊着她的名字急促挺动的情景。没想到自己这样一把年纪的老女人成了女婿的淫欲对象。一直以来,自己对这个女婿就非常喜爱,人不仅摸样好,身材也非常有男人的范——高大壮实,男子汉气息浓郁。

  当时在她平息了自己的情绪后,看着女婿粗壮的双臂紧紧抱着柔软的缎被,坚硬的大鸡吧死死顶着缎被,厚厚的背脊不断在柔滑的缎被上起伏,她自己仿佛就是那缎被一样被女婿压在床上狠狠肏弄着,下面阴户不由泛出阵阵涟漪。于是当时她并未点破和指责女婿,相反开始迷恋起他来。之后的自己的梦里开始常常出现这个“害人”的女婿,而且每次都会把她搞得高潮迭起,让她在梦里流连忘返,依依不舍。在得到女婿的QQ号后,她便对他开始了有意的挑逗。终于一个月前,梦里的情景成为了现实。啊,那是多么刺激美妙的激情呀!女婿那有力的双手抓揉起她的乳房来是那么的用力,那么的狂野,虽然自己一点也不反感也感觉到些许疼感,但一点也不反感,而感觉带来是一阵阵的性欲快感;当女婿那粗壮的鸡巴日进自己旷就荒芜的肉屄,并不断猛烈急促地抽插时,她的性欲彻底被他挖掘了出来,她从心底呼喊:我不要做娘家贵妇!我要做女婿的荡妇!就这样自己从喜欢到爱,再从爱到欲彻底完成了第二春到来的改变。

  还有一点也特别有趣,自己在打扮上一直对传统的中国服饰独有情种,所以夏天经常是各式各样的绸缎旗袍换着穿,而冬天哪怕再冷也不会穿新式的大衣,而是各种不同颜色的绸缎对襟或大襟棉袄。这一方面也许是自己出身在盛产丝绸锦缎的江南,有这个传统。

  而更主要的是她感觉只有绸缎旗袍和绸缎棉袄才能体现出女人真正迷人的身材和妩媚。

  没想到女婿也是和她一样,喜欢她穿绸缎旗袍和缎袄。夏天她经常发现女婿在她身穿旗袍的身子上借机揩油,而这次与他激情,女婿更是要她穿着缎袄玩弄。

  想到这里,她搬来凳子从衣柜的顶上的一个箱子里取出了一个厚厚的包裹。

  把包裹放在床上,解开后从里面摊开出来一件嫣红的对襟软缎棉袄和红色一条丝绸摆裙。这套缎袄和摆裙是她20多年前结婚时穿的。特别是这件大红的对襟缎袄,是她亲自到当时一家老服装店里专门定做的,除了面料是软缎的外,缎袄的理子也是用的绿色丝绸,而内瓤则是丝棉的,整件缎袄看上去华丽妖艳,摸上去柔滑无比。记得结婚当天也是元旦,她穿着这件柔滑妖艳的红缎袄把一群小青年迷得是昏头转向,丈夫当天晚上也应是让她穿着这缎袄,把她按在床上狂搞了一个整晚上。

  岳母拿起红缎袄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然后脱掉现在穿的紫色缎袄,把结婚时的红缎袄往自己身上穿,可是明显小了穿不上去。

  “唉,老啦,发福了”她叹了口气,又来到床前的大穿衣柜镜前,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赤身套上了红缎袄,这次穿上了。她一颗一颗扣上盘扣扣,抬头对着镜子一看,不由满脸绯红。

  20多年前结婚的缎袄穿在如今丰润熟妇身上,丰满的肉体将这件大红缎袄绷得紧紧的,特别是胸前的一对大奶似乎禁不起窄小柔软缎袄的束博,坚挺的将缎袄第二颗盘扣绷开了。往下到腰部缎袄的腰身显得收的是那样的紧,将她的腰也束博的凹了进去,而后面的一双肥臀又将缎袄圆浑地顶得凸出来。

  岳母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妩媚地扭了扭紧绷绷缎袄的身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妖艳淫荡道:“你这个淫荡的岳母,就要穿成这个样子勾引自己的女婿,好让他为你发疯地狂日你!”

  岳母仿佛看见我出现在镜子里正注视着她,于是慢慢伸出双手放在高耸的双奶上,在缎袄上面缓缓而用力地抓揉,对着镜子里的“我”舔了舔她那红艳艳肉感的双唇,淫淫道:“知道你这个小坏蛋就喜欢我穿成这个样让你玩弄,便宜了你了!”

  自我意淫了一番后,岳母收起了红缎袄,把它放在衣柜中。重新穿起了紫色缎袄。看看已是中午时分,便给女儿打了电话,让她晚上来家里吃饭。心想,今天或许有机会和女婿再来一场激情PK?

  当我和老婆来到岳母家时,热腾腾的饭菜已经上桌。岳母拿出一瓶红酒道:

  “今天过节,我们喝点酒。”

  “好啊,妈想的真周到,谢谢妈!”我赶紧附和着。

  “你们喝,我不能喝,一会我还要开车赶场子呢。”老婆下午的牌局还未完结。

  “你把车开走,那我待会怎么回去呀?”我对老婆说道。

  “你今晚就不要回去了,就在妈这里过夜。我们晚要奋战通宵呢。”

  “雅琴,哪有打牌打一晚上的呀。”岳母教训道。不过我们都知道,老婆平时也不怎么打牌,只是在节假日才难得放松一次,也就没多说。

  打吧,打吧,谢谢你老婆!我心里万分激动,在岳母家过夜,我可以名正言顺做好多“事”呢!您说是吧,我的肉肉的岳母!我极其快速地瞟了一眼岳母。

  去吧,去吧,谢谢你女儿!岳母也极快地回了我一眼,你个小色狼我们有一晚上的时间!

  在快乐的气氛中结束了晚餐,老婆碗筷一丢就出了们赶场子去了。我起身收拾桌子时,岳母转生去了她的卧室。

  清理完厨房的一切后,我来到客厅,不见岳母,于是打开电视看元旦晚会。

  我想,一晚上时间多的是,我今天一定能玩个痛快。但也不要太急,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何况现在还早,估计也要等到老婆上桌开战后,我才好从容行动。

  看看时间已过了半个多小时了,怎么岳母还没出来?我心里纳闷着,莫非刚才红酒喝多了?不对呀,刚才我们都没喝多少呀。我起身来到岳母卧室门前,伸手敲门:“妈,您还好吧?是不是酒喝多了?”

  没任何回音。怎么回事?我急忙把门推开。门一开,当我看到房内的情景时,一股热血通过胸中直冲大脑——要流鼻血了!卧室里,从床顶上洒下暗暗的红灯,床上一床厚厚的绿色软缎棉被铺开拜访在床中间,一床红色的缎被仍叠着靠在床头。满屋洋溢着诱人的芬芳香味。岳母穿着一件我从未见过大红缎袄站在穿衣柜的大镜子前正整理缎袄的前襟,这缎袄也太紧身了,不是一般的紧紧绷绷“捆绑”

  在岳母沣润丰满的肉体上凸凹有致,曲线分明,更让人喷血的是,从她那扣不紧的胸间里露出的尽然是白花花的嫩肉,说明缎袄里面是赤裸的!下身穿着一件同样红色的丝绸摆裙,脚上穿着一双红缎面绣花拖鞋。

  这打扮,这场景太让我心动了,我恨不得马上扑上去把我这妖艳的岳母按在缎被上猛揉狂日一顿!

  但我并没这样做。我转身来到客厅把大门反锁好,然后再次进到岳母的卧室,注视着岳母看着我的眼中泛出的妩媚眼光,我慢慢走到岳母身后,轻轻靠上她及其诱人的身子,眼睛热情地盯着镜中的岳母。我没说话,岳母也没说,我俩只是相互充满激情的看着对方。我把双手慢慢升起温柔地抚摸着她厚厚柔软的大波浪披肩半长头发,然后将头深深埋进发中大力吸着她刚沐浴过的发香。我的双手慢慢滑向岳母白净并泛着绯红的迷人双脸,从她的细细弯弯的眉毛、大大明亮的双睛,到她笔直高挺的鼻子轻柔地抚摸着,手指到了她极富肉感的双唇时双手食指和拇指稍许用力揉搓了一下,再滑到她的双耳,食指加拇指不断揉捏着她肉肉的耳垂。

  “嗯,嗯……啊!”岳母在我激情的抚爱下,软软靠在我怀里,开始发出了诱人的呻吟。

  “快,嗯……快呀……”随着我不断地抚摸,岳母开始扭动着身躯,一时将胸挺得高高的,祈求爱抚,一时扭动着丰臀贴着我顶在上面不断发硬的肉棒。我底下头在她耳边不断哈着热气:“快什么呀?我的肉岳母!”

  “啊,啊……”一听到我叫她“肉岳母”她的呻吟声变大起来。突然她抓起我的双手往她那高耸肥大的双奶一压,同时胸部向上狠狠一挺:“快,快揉揉你肉岳母的胸”

  “揉胸干什么的?”我开始慢慢引诱她说些刺激的话。

  “胸好涨,快,快揉揉。”岳母气喘吁吁地说。

  “胸怎么会涨呢?我的肉岳母。”我放在她胸前的双手依然没有过多的动作。

  “奶涨,是你肉岳母的肥奶想要你这个坏女婿揉,啊,啊,……快些揉揉我的肥奶!!”岳母有些急不可耐了,抬起头眯着双眼,急吁吁地说。看着岳母这样一幅淫欲的摸样,我的激情也纵然腾起。隔着她柔滑之极的缎袄,双手十指突然猛地同时收拢将她那肥硕的双奶狠狠一捏“还涨不涨,啊!”

  “啊,疼……嗯……好舒服,捏,揉,对,就这样狠狠揉破你肉岳母淫荡的肥奶”岳母似乎对我粗暴的抓捏没有不满,反而随着我不断加重的揉捏不断挺起胸来。隔着岳母柔软的缎袄,我粗壮的十指不断在她的一对肥奶上用力猛抓狂捏,狠狠扭转,不一会她那大红缎袄的胸襟呈现出大片褶皱,而我的坚硬的鸡巴同时也顶在她丰满的肥臀上快速摩擦。

  “啊,啊,啊,揉得太重了,哎哟……这回一定要给你揉肿了……,啊,哎哟,哎哟……我的奶定被你揉烂了!啊……”岳母不断大声呻吟着。

  对着岳母的肥奶实施一顿极度的蹂躏后,我的双手的到了极大地满足。于是,我抱起她转身把她丢到床上,只见厚厚柔软的席梦思上绿色的软缎棉被在岳母的身下不断颠簸着。我快速脱去自己所有的衣服,扑到岳母丰满的身上,一把把她抱得紧紧的,我赤裸的胸部压在她穿着柔滑缎袄的上身,硬邦邦的鸡巴杵在她丝绸摆裙的阴户,身体不断上下摩擦,让全身先感受一下岳母这套引人的绸缎衣物。

  “我原来怎么没看见您穿这身缎袄丝裙?缎袄怎么小?”我在岳母身上蠕动着。

  “这是我20多年前结婚时穿的,后来一直没用。这次是我20多年后第一次穿,当然小啦。”岳母边承受着我身体的挤压与摩擦,边看着我情深款款地说,“知道你这个小坏蛋喜欢我穿着缎袄让你玩,今天我是特地为你穿的。便宜你了!”

  听到岳母这样说,不由我激情万丈:“太感谢您了,我的肉岳母!哦,不,是我的美新娘,今天我就是您的新老公!”

  今天暂续到此,来日接着续。

  《给岳母过生日》续二

  我喘着粗气紧紧抱着穿着岳母紧身红缎袄凸凹有致的丰满身子,压在厚厚柔软的绿缎被上,激动上下摩擦揉动着,赤身感受着岳母全身的柔滑,一股舒服刺激的激情充满着我整个身体,带给我无比的温柔享受。

  以前我曾赤身抱压着岳母的柔滑缎被揉弄,不断地意淫,把她缎被的柔软当着她肉体的柔软,把她缎被的光滑当成她肌肤的滑腻。就是那样我已经感到相当的舒服和刺激。现在我不仅仅真实的抱着岳母的身子,而且还是她这穿着紧身缎袄的丰满身子,更是压在她柔软的缎被上。我不断快速地摩擦揉弄着我这美艳的肉岳母,赤裸的上身及四肢的内侧与她身着缎袄和丝裙的丰满肉体紧紧挤压,小腿及双脚也压在光滑柔软的缎被上,上下揉动。我的全身真正陷入到色彩斑斓的温柔乡,那种柔滑的感觉侵入我的心扉,胀满我的大脑。

  我身下的岳母,满头乌黑波浪卷发摊撒在绿缎被上,随着我的揉动上下飘荡,岳母身下的缎被一时被我揉得陷下去,一时又弹起来,不断起伏着。岳母娇媚丰腴的脸盘泛着红光,眯着勾魂的双眼盯着我,气喘声逐渐加快,肉感猩红的双唇蠕动着发出淫荡的呻吟:

  “快,亲我!我的亲女婿!”

  我血脉贲张,低头猛地扑向岳母的肉唇,马上,她的肉舌就伸进了我的口腔,急促地搅动着。

  我的舌头也在她的嘴里迎接着岳母的香舌,相互缠绕、吸允、顶压,一会后,我突然把她的香舌用力吸拉出她肉嘟嘟的嘴,双唇喊着她肉肉的小香舌猛地吸允,吸允,她的头渐渐抬起适应着我的力度……“碰”的一声,双唇断开后,岳母“啊”的一声头又倒在缎被上。

  “这么大力,舌头都被你吸嘛了。小坏蛋!”岳母抛着媚眼。

  “谁叫你诱惑我的!”我继续在岳母的身上蠕动着,“妈,你真是迷死人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享受!”

  “谁诱惑你了?都是你这个小色狼把人家弄成像个荡妇一样!”岳母继续淫语娇声道。

  “你就是个荡妇!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专门勾引女婿的荡妇!我的肉岳母,你今晚一定要尽情放荡给我看,好吗?”揉动中我将顶在她丝裙上硬邦邦的鸡巴向她双腿间狠狠一杵。

  “啊,我不是荡妇,我是你的岳母,人家是贤妻娘母。”

  “好,那让我看看你是怎样的贤妻娘母。”我贴着岳母从她柔软的身上下滑,一直下滑到她的双腿。

  把她的红丝裙向上一翻,啊,里面尽然是真空的。白净丰腴的双腿微微分开着,在丰满肉感的大腿之间贲起一圆润的小肉包,肉包上面是倒三角形的一片黑色的阴毛,那浓浓的阴毛下面就是迷人的沟壑幽谷。我从岳母的小腿慢慢向上抚摸、揉捏,来到大腿根部。我把她的大腿分开,一个熟美的肥屄呈现在我的眼前,两片微褐色肥厚的大阴唇微微张开,里面鲜红的嫩肉颤巍巍蠕动着,嫩肉的顶端一个鲜红的肉粒不断抖动。我先用一只手一把盖在肉丘上,忽的抓着整个肉包激情揉动。

  “嗯,哎,好!”岳母开始呻吟起来。

  我再分开她的大阴唇,一直大拇指对着正在抖动的阴蒂,用力一按,接着食指跟上双指捏住逐渐胀大的快速揉捏。

  “啊,哎哟……那里不要……啊,太刺激了!快,快,啊……”岳母大声呻吟。

  我迅速用另一只手的十指和中指,对着因地下面颤抖不已的嫩肉洞插了进去,在里面急促扣、搅,同时,捏住阴蒂的手继续揉捏。我的两只手齐动,速度逐渐加快,力度不断加强,抬头看着颤抖不已的岳母,低吼道:

  “你还是贤妻娘母吗?啊,说呀,你这个肥骚屄!我肏、肏、肏烂你的骚屄!

  嗯,肏、肏、肏死你这个欠日的荡妇!说,你是不是欠日的荡妇?说!”

  “啊,啊,我不是贤妻娘母,不是!哎哟,好过瘾啊,对,用你的手死劲肏我的骚屄,狠狠肏烂我的骚肥屄!啊,啊,我就是个欠日的荡妇,我就是个欠女婿狠狠日的骚岳母!啊……”岳母不断抬起肥臀,浑身颤抖地跟着我双手动作的速度,快速起伏,大声呻吟。

  “啊,啊,死了,舒服死了……啊,啊……完了……”她尽然在我双手的肏弄下达到了高潮!

  抖了抖沾满岳母淫液的双手,看到在缎被上仍在大声喘气的岳母,以及在岳母肥臀下缎被上一大滩湿印,我下床到洗手间拿出一条毛巾,为岳母擦清双腿及其之间的污秽。把岳母拉了起来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红潮未退的脸盘和猩红肉感的双唇,一只手隔着缎袄抓着她的肥奶揉捏着。

  “舒服吗?妈!”

  “嗯,舒服!小坏蛋!”岳母紧紧依偎在我的怀里低声道。

  “高潮了?”

  “嗯。”

  “妈,你怎么这么没用?”

  “什么?”

  “不经搞呀!”

  “去,你个小色狼,站了老娘的便宜还卖乖!”

  “不是吗?我还没动用真情实弹您就缴械投降了。”

  “谁叫你专门弄人家敏感的地方,还那样刺激人家,你让我怎么受得了?”

  “您倒是舒服了,可我正憋得慌呢!”我抓着她大奶的手狠狠一捏,再猛地一扭。

  “啊,轻点捏,疼。”岳母口中喊着疼,身子却向上挺起,把一对肥奶尽量迎着我的揉捏。她习惯享受受虐的欲望开始启动。她也抬头勾魂地盯着我的眼睛:“憋死你,让你学坏!”

  “真要憋死我?那好,我穿衣服了。”我假装起身。

  “不,不要。”岳母马上拉住我,双唇一下吻住了了我的嘴:“我的小亲亲,我的亲女婿,我让你舒服!”

  “您怎样让我舒服?”

  “我让您真枪实弹地弄。”

  “怎样真枪实弹呢?”我们又玩起了语言游戏,我喜欢这样进入激情。

  “你说呢?”其实岳母也喜欢这种吊吊。

  “好啊,你这个荡妇竟然戏弄我!”我一把将岳母按在缎被上,跨骑在她腰间,双手齐出隔着她大红紧身缎袄的大奶十指狠狠收拢,发力猛揉很捏。

  “让你戏弄我,你这个大奶骚货。先让我把你的这对大肥奶捏破它,揉烂它,老子揉,老子狠狠揉,老子捏,老子狠狠捏!"“啊,哎呦喂,揉破了啊,我的奶让坏蛋女婿捏烂了呀……啊,啊……”岳母挺胸承受着我的蹂躏并无不适,媚眼不断抛向我:

  “好,好,我要你坚硬粗大的鸡巴狠狠日我的骚屄!让我小亲亲女婿的大鸡吧狠狠蹂躏你肉岳母的肥骚逼!”

  听着这么淫荡的话语从岳母猩红肉感的双唇中发出,看着岳母躺在绿缎被上放荡的摸样,我热血沸腾,一把抱起她将床头还叠着成长形的厚厚的软缎红色棉被拉到床中央,然后把岳母放在上面,望高高缎被上的岳母的身上一跨,顿时岳母连同红缎被一起向下陷入成一个船。我抱着岳母压在柔软厚厚的红缎被上狠狠揉弄了一番,感受了一番缎被和岳母的柔滑后,再次俯身滑向岳母的双腿之间。

  我硬邦邦的鸡巴紧紧顶在柔滑的红缎被上,再次扒开岳母的大阴唇,找到她已发涨的阴蒂,低头贴了上去。我张开双唇,一下将她发胀的阴蒂含在口中,然后猛地吸允,轻轻叮咬,舌尖不时插进她阴道中狠狠搅动。

  “啊,啊,……要命了,哦,太刺激了!好女婿,我的亲肉肉女婿,对,对,就这样添,添……哦,对狠狠添我的骚屄,啊,哦……,轻点咬呀,啊,啊……重点吸我的豆豆,哦,痒死了……啊,舒服死了!”

  躺在缎被上的岳母一双丰腴的美腿垂在长形红缎被的两边,肉嘟嘟的阴部随着我的添咬起起伏伏。

  “啊,要来了,来了!”岳母看似又要高潮了。

  我顶在缎被上的鸡巴不断摩擦感受着无比的柔软和光滑,变得越来越硬。于是,我赶忙抬头离开了岳母的阴部,制止她过早的高潮。起身骑在缎被上,握住坚硬的鸡巴对着岳母已泛出淫液、粉红的肥厚肉屄,腰部向下,屁股向前狠狠猛地插了进去:“日!老子日死你这个肥奶骚岳母!”

  岳母同时也大声呻吟道:“哦,终于日进来了,好粗呀,啊……好硬好大呀!

  ……日,日,狠狠地日死我!……啊,再大力点,哦,哎哟……““日,日!过瘾不过瘾?嗯!”我狠狠地日着肉岳母。

  “啊,过瘾,日得我过瘾啊!用力!……嗯……再用力日!”

  “日!我的肉岳母,你说你骚不骚?日!”

  “啊,骚,我的小亲亲女婿,我骚,我骚得很呀!”

  “日!你淫荡不淫荡?说!”

  “哦,淫荡,我就是小亲亲女婿的淫荡骚货!啊,再日重点,日呀…… ”

  “啊,日死你,太他妈骚了,太他妈淫荡了!日,我真想把你的肥骚屄日烂!

  日穿!”

  “哦,我的小亲亲女婿呀,岳母的肥骚屄今天就让你狠狠日烂!日……日穿!啊……”

  “啊,日!我的肉岳母,你是不是欠日的骚婊子?啊!”

  “哦,是,是,我就是我小亲亲女婿一个人的欠日的骚婊子!再日狠点,狠狠日你骚婊子肉岳母!啊……”

  岳母淫声浪语一声高过一声,压在她肉体上冲锋陷阵的我,撞击力度也越来越大。岳母肥厚阴道里的嫩肉不断收缩、挤压我坚硬的肉棒,带来一阵接一阵的极度刺激。我的鸡巴在岳母的肥骚屄里快速进出,随着刺激度的不断加强,我抽出鸡巴时会抽到她的阴道口,而插进去时,一定要很猛地一插到底,岳母那两片肥厚的阴唇也随着我鸡巴的抽插翻进翻出,并不时带着阵阵淫液。岳母的屄是越日越过瘾,越日越刺激。忽然岳母紧缠绕在我屁股上的双腿大大张开,抓着我双臂的双手,一下紧紧抱住我激烈起伏的腰身,的下身急促上挺,迷人的双眸盯着我放出极度媚幻的眼光,猩红的双唇张开对着我高声叫道:

  “快,快,我的小亲亲女婿,再快日,再用力点日!对,对,使劲,使劲日!

  再日狠点,狠点,日,啊……我快来了,日,狠狠日死我……快!”

  我也感到阵阵凉意染上脊梁,不好,我快出货了!马上,我直起腰身,抬头看着仍然穿着大红缎袄的岳母,缎袄的胸前在长时间挤压揉擦中两颗盘扣已经裂开,一对胀鼓鼓的大奶在缎袄中随着身体的揉动,上下荡漾。我双手齐出一把猛地隔着缎袄抓住大奶,狠狠狂抓猛捏一番后,突然抓着缎袄的胸襟向两边用力一拉,岳母一对白花花的肥奶终于赤裸展现在我的面前。下面插在肉屄里的鸡巴突地暴涨,进出的节凑不由自主更加提速。我粗壮的双手狠狠伸向岳母那对肥奶,十指贴着丰腴、柔滑、膨胀的奶肉用尽全身的力量猛地一抓,狠狠一捏,死死一掐,岳母肥大的双奶被我狠狠一顿蹂躏,肥嫩的奶肉从我十指中间不堪重负地溢出。脊梁的凉意越来越重,鸡巴的快感越来越刺激,抓着大奶的十指突然狠狠一发力,插在岳母肥肉屄里鸡巴突然猛地飞快加速:

  “我也来了,我的肉岳母!日,日,日死你!日烂你!日穿你!啊,你这对淫荡的的奶子,我要揉烂你,捏破你这对害人的大肥奶呀!啊……日……日……日……!啊,我要射了!射!射……老子射满你的肥骚逼!射死你啊!……”

  “啊,我的小亲亲、肉亲亲女婿呀,你淫荡的骚逼肉岳母今天真被你日上天了……啊,过瘾死了呀!……啊,我的骚肥屄呀,被你日,日穿了,日,日烂了!

  ……啊,我的淫荡的大奶呀,被你揉,揉烂了!捏,捏破了!……啊,我来了,来了!我感受到了你滚烫的精液,好多好多呀!……”

  近两个小时的激情战斗,终于慢慢硝烟云散。

  这次战斗比一个月前给岳母过生日时要激烈得多,因为这次岳母的付出一点也不比我少!

【完】